recentpopularlog in

aries1988 : authoritarian   1

专访许颖婷:“我係香港人”,纪念六四反对“送中”,但其实我比以前更温和了

许:我现在有一两个我觉得头脑还蛮清晰的中国朋友,那时候文章写出来后,她们都会支持鼓励我。我们有时候也会一起讨论中国的政情,可是我始终不能很完整地跟她们讨论香港的情况,因为她们说到底也是在中共控制的教育下成长,信息和观点会有不同。
我觉得中国内部的人也开始对外界接触变多,其中一部分人的思想比起其他人更加进步及理性,也因为如此,中国内地也出现批评中共的思潮,像是我们有时会在网络上会看到一些人摄录的剖白影片,他们很多都以“最后一次说真话”的态度去向外界揭露中共的丑恶。但是这些言论通常都会被政府迅速拿下,所以中国人距离思想开放仍然还有很长的路。

端:因为有些大陆学生在谈到新疆时会有羞愧感,这也从另一个侧面显示出国家认同的强度。

这个条例如果通过的话,无论你是香港人还是外国人,在香港境内都已经成为可以被引渡的对象。我们最担心的,是如果中国成为引渡目的地的问题。中国的法治排名是82,香港是16,他们的定罪率是99.9%,我们怎么能信任中国的司法,让香港人去受审呢?
而且这个条例一旦通过,中国会有更大权力把政治犯、商人或者记者带到中国,那我们的自由基本上就没了。不管是集会、言论还是媒体自由都是如此,因为我们自己会开始自我审查,怕被抓而不敢说话。

我看到最近一项民调显示,如果条例通过,一半香港人会考虑移民,我觉得可能这就是他们(北京)想要达到的目的,因为在香港受过自由教育的人会离开,而他们会注入来自大陆的人,那香港就要“灰飞烟灭”了。
hongkong  independence  democracy  china  opinion  freedom  expression  youth  conflict  autocracy  authoritarian  ccp  leader  manif  interview  explained  stereotype  identity 
june 2019 by aries1988

Copy this bookmark:





to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