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popularlog in

aries1988 : cause   3

梁文道:唔關我事
在特朗普身上,在香港一些年輕學生身上,我看到一種很不可思議的共通點,那就是切割。和本該不可割捨的過去切割,往昔世界工業發展的歷史和我沒有關係,二十多年前香港發生過的事情也和我沒有關係。和不可能不與之相互影響的「外部」切割,全球其餘兩百多個國家和我沒有關係,中國再怎麼樣也和我沒有關係。和我們「內部」其他人切割,凡是與我看法不一致的大企業都不能代表「真正美國人」的利益,凡是與我觀點不相通的社運組織也都不能算是站在「真正香港人」這一邊。於是那最純粹、最本真的「美國人」或「香港人」,就是經過一連串的切割之後,既沒有過去,也顧不到將來;既不與遠親為伍,復不認近鄰為友的,蒼白的、懸峙的、原子化的我了。在我看來,這就是今日右翼民粹論述的一個邏輯特點。

不過若是繼續追問下去,想要發掘更多課本所不傳的史實的話,那就會犯上「歷史虛無主義」的罪了,是妄圖以歷史否定中國共產黨領導地位合法性的重大錯誤。但只要你不問不說,假裝發生過的事沒有發生過,假裝仍然活着的兇手與受害者皆不存在,歷史就不虛無了。你的歷史觀不虛無,你就安全了,你就可以好好地活着了。所以每當香港媒體問到在港內地學生關於「六四」的事,都一定有人會答:「那是歷史上的事,和我今天的生活沒有多大關係」。
china  hongkong  chinese  identity  government  democracy  cause  local  youth  opinion  comparison  conflict  today  crisis  history  killing  communism  64  idealism  politics 
june 2017 by aries1988

Copy this bookmark:





to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