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popularlog in

aries1988 : ccp   9

陈纯:举报、粉红狂潮,与体制外的极权主义|逃犯条例|深度|端传媒 Initium Media

在后天安门时代,国家对于日益增长的超越性精神需求有一个妥协,它默许各种“整全性学说”在不危害主流价值(“爱国”、“发展”和“稳定”)的前提下默默存在——自由主义、基督教、儒家、女权主义……但2012年以后,这种默契就被打破了。当局惧怕这个国家的人民通过一种和它的组织和宣传无关的方式联结起来,所以对于一切整全性学说一概打压,包括原初意义上的马克思主义。也就是说,当局不让任何一种整全性学说获得真正意义上的传播,而它自己也不能提供一套有吸引力的整全性学说(如古代的儒家和毛时代的共产主义),这相当于将所有国民硬生生抛入一种“强制性的虚无主义”之中。而稳定的“强制的虚无主义”不是一种可以长久维持的状态,它要么走向一种健康的“合理多元主义”,要么走向一种“虚无主义狂热”。走向前者就要允许各种整全性学说和各种组织自由发展,很显然,这条路现在是根本不可能的。

让人感到恐惧的是,就我和朋友最近的遭遇来看,“废青”的外延已经在扩大,包括了所有同情香港示威者的大陆人,进一步地,所有曾经对中国共产党提出过批评的大陆公民,也要成为打击对象。
2019  opinion  hongkong  ccp  populism  extremist  patriotism  fandom  story  police  youth  peer  violence  explained 
5 days ago by aries1988
张伦:为权利而战——香港的“死”与“生”|逃犯条例|深度|端传媒 Initium Media
政治问题最终还是需要以政治方式来解决。那些以经济视角(如房价过高、年轻人就业、香港未来发展定位等)来解释香港近年现象(包括抗议),不能说没有道理,但显然没有抓住根本。当初香港百万人上街支持八九民运又是怎样的经济动因?而此次各种衣食无忧的精英大批上街参与“反送中”,显然也不是单凭经济逻辑可以解释。关键的关键,在于香港人的主体意识与权利需要得到保护与尊重。
尊重个体的自由、尊严与权利,政权的合法性与功能只在于服务与增进公民的权利与福祉,共同体无权以集体的名义任意打压伤害作为主体的个人的权利

一些大陆人眼里,曾长期在英国治下生活、认可现代价值的香港人,正可作为当下发泄他们对西方痛恨之情的替代者。

法国“黄背心”运动历时数月,迄今基本势微,除零星抗议外,大体告结。这其中除了马克龙在去年十二月运动高峰期针对运动的一些经济诉求宣布的回应措施外,也与后来持续数月、事关国家政策方略的全民大讨论、宣布一些制度改革、扩大政治参与、强化地方市政等举措有关。

何时北京才能放弃那种陈旧的“阶级斗争”敌对思路、按现代方式来理解一些社会矛盾,制定对待香港与国内的社会抗议的合理政策,将是衡量这个政权在迈向现代政治上到底取得多少进展的一个重要视角。岂不见,世界上几乎所有威权或极权政府,在面对社会抗议时所采取的话语几乎都惊人地一致,都是“外部敌对势力所为”

正值“天安门运动”被镇压三十年,也因香港的抗议,全世界对三十年前镇压的记忆再次被激活,对三十年来这个体制本质上是否有变化有了更大的怀疑
explained  hongkong  movement  society  rights  ccp  propaganda  china 
4 weeks ago by aries1988
China and the Difficulties of Dissent - Quillette
It is important to understand that China is a fascist dictatorship. The term “fascist” is now thrown around with such carelessness that it has lost most of its meaning outside the offices of a few historians or political science professors. But fascism, in its original early twentieth century incarnation, meant a political system defined by three attributes—authoritarianism, ethnonationalism, and an economic model in which capitalism co-existed with large state-directed industries and partnerships between the government and corporations.
opinion  china  dictatorship  ccp  fascism 
5 weeks ago by aries1988
大陆媒体如何报道香港反修例运动?|逃犯条例|深度|端传媒 Initium Media
“赵皓阳这篇文章的‘爽点’就在于他打中了大陆的优越感,以前说香港年轻人愚蠢肤浅只会搞事情等,都是比较模糊的论述,但赵为他们提供了一个准确的大陆青年精致利己主义者的视角,且带有叙事性,”陈奕明进一步解释到,“以前可能是‘你瞧不起我’,现在会有一个对香港青年反过来的感觉。”

“中国最担心的是香港的事态影响到中国,所以一个是隔离,一个是消解掉意义感、砸烂你的光环。就算信息传进来了,也要国人相信这件事是假的,是没有道德和价值光环的,以前说你搞独立,现在就说是暴力,把港人追求民主自由说成一个借口。”张洁平说。

这套做法目前看来非常成功。不少理解香港反修例运动的港漂都感到,想要和墙内的亲友解释香港发生的一切已变得非常困难。“他们已经通过被污染的信息得出了对这个事情的判断,所以当他们出现在讨论的场域时,已经不是问你发生了什么,而是要来跟你强调他的判断,以及发表他的情绪和意见。”陈奕明说。
narrative  2019  ccp  propaganda  war  hongkong  control  media 
6 weeks ago by aries1988
许章润: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广场|中国修宪|端传媒 Initium Media
虽说此种治安格局及其后来发展出来的“维稳”路径,反过来滋生出新的问题,暴露出政治统治正当性不足这一致命病灶,但就其提供基本治安而言,却是成功的,也是合意的。
不宁唯是,三十多年里,尤其是1992年春夏之后,执政党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所谓“专心致志谋发展,聚精会神搞建设”

中国近代史上,1894年的甲午战争与1937年抗战爆发,两度打断中国的现代进程,致使追求日常政治的努力付诸东流,中国的现代事业因而被迫延宕。今日这一波延绵将近两个世纪的大转型已到收尾时段,有待临门一脚,切切不能再因战祸而中断。倘若中断,下次历史机遇何时再来,恐伊于胡底矣。

官员讲话,本为秘书手笔,不过等因奉此,居然汇编刊行,精装亮相,全球免费赠送,徒耗纸张,令人喷饭。
2019  china  ccp  choice  critic  1989/6/4 
6 weeks ago by aries1988
专访许颖婷:“我係香港人”,纪念六四反对“送中”,但其实我比以前更温和了

许:我现在有一两个我觉得头脑还蛮清晰的中国朋友,那时候文章写出来后,她们都会支持鼓励我。我们有时候也会一起讨论中国的政情,可是我始终不能很完整地跟她们讨论香港的情况,因为她们说到底也是在中共控制的教育下成长,信息和观点会有不同。
我觉得中国内部的人也开始对外界接触变多,其中一部分人的思想比起其他人更加进步及理性,也因为如此,中国内地也出现批评中共的思潮,像是我们有时会在网络上会看到一些人摄录的剖白影片,他们很多都以“最后一次说真话”的态度去向外界揭露中共的丑恶。但是这些言论通常都会被政府迅速拿下,所以中国人距离思想开放仍然还有很长的路。

端:因为有些大陆学生在谈到新疆时会有羞愧感,这也从另一个侧面显示出国家认同的强度。

这个条例如果通过的话,无论你是香港人还是外国人,在香港境内都已经成为可以被引渡的对象。我们最担心的,是如果中国成为引渡目的地的问题。中国的法治排名是82,香港是16,他们的定罪率是99.9%,我们怎么能信任中国的司法,让香港人去受审呢?
而且这个条例一旦通过,中国会有更大权力把政治犯、商人或者记者带到中国,那我们的自由基本上就没了。不管是集会、言论还是媒体自由都是如此,因为我们自己会开始自我审查,怕被抓而不敢说话。

我看到最近一项民调显示,如果条例通过,一半香港人会考虑移民,我觉得可能这就是他们(北京)想要达到的目的,因为在香港受过自由教育的人会离开,而他们会注入来自大陆的人,那香港就要“灰飞烟灭”了。
hongkong  independence  democracy  china  opinion  freedom  expression  youth  conflict  autocracy  authoritarian  ccp  leader  manif  interview  explained  stereotype  identity 
june 2019 by aries1988
火烧阿房宫,客毁褒城驿 / 吴澧
明天,又是全世界革命人民最期待最幸福的盛大节日——东胜神洲大红朝建元六十二周年。兄弟我作为受党多年教育的老同志,即使别人出游了没人看,多少也得写几个字歌功颂德,表表忠心,献献红心。不过本人其实很少写那类东东。不是不想写,而是每一思之,则惊觉古人久已先我写之,今日再写,实在了无新意。
essay  china  social  ccp 
september 2011 by aries1988
漏网之语
黄埔军校的大门上挂着一幅对联,写“升官发财,请往他处;贪生怕死,莫入此门”。这句话,今天我们共产党的干部都应该做到。……按道理说,加入了共产党,走了这条路,本身就是连生命都可以奉献,视金钱如粪土,申报财产还有什么做不到的吗?
ccp  money 
march 2011 by aries1988

Copy this bookmark:





to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