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popularlog in

aries1988 : china   853

« earlier  
Huawei: The world's most controversial company - BBC News

Ren’s early days in business instilled in him a desire to protect his company from the whims and fancies of the stock market. Huawei is privately held and employee-owned. This gave Ren the power to plough more money back into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Each year, Huawei spends US$20bn on R&D – one of the biggest such budgets in the world.

“Publicly listed companies have to pay a lot of attention to their balance sheets,” he says. “They can't invest too much, otherwise profits will drop and so will their share prices. At Huawei, we fight for our ideals. We know that if we fertilise our ‘soil’ it will become more bountiful. That's how we've managed to pull ahead and succeed.”

“Admittedly, what is missing from this debate is the smoking gun,” she says.

“For the average person who has a Huawei smartphone it’s not a big deal. But if you’re a Western government that has key national security to protect - why would you allow this access to a company that is in the political system that China is in?”
2019  china  corporation  world  reportage  interview 
5 weeks ago by aries1988
The devil’s lottery: the perils of diving for ‘Baltic gold’

The rush for Baltic gold, which sometimes sells for more than the real thing, has been driven by consumers in China, where it is mainly used as jewellery for both men and women. From soyabean fields on the fringes of the Amazon to copper mines in the south of Congo, Kaliningrad is one of the many regions being reshaped by China’s voracious demand for commodities.

The Russian exclave of Kaliningrad is the epicentre for the world’s amber trade, with the region holding about 90 per cent of the global reserves of the fossilised tree resin. It also boasts some of the oldest amber in the world — the product of a coniferous pine forest that fell into the Baltic Sea between 40m and 50m years ago.

At the time when Mr Krupnyakov and his gang were offering their services to illegal miners, the market was booming. Amber dealers say prices increased as much as 10 times between 2012 and 2016 on the back of strong demand from China. Although used for little other than jewellery and ornaments these days, amber has been a prized commodity in China ever since the days of the Ming dynasty and is seen as carrying healing powers and good fortune.

In May last year, Hong Kong Customs seized about 50kg of suspected smuggled amber, which it said had an estimated market value of about $1.5m, making the amber worth about $30 a gramme. The white amber, dealers say, can be sold to China for as much as $40 a gramme, and if the piece is really special, up to $50 or even $100 a gramme. That is more than the current market price of gold: about $41 a gramme.

Amber jewellery for adults has gone out of fashion in the west over the past decade, but necklaces for babies have become popular, having been lauded for their ability to relieve teething pain. But after a one-year-old was strangled, the 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put out a warning in December about the safety risks of such necklaces.

The authenticity of amber can be tested by burning, drilling into or even rubbing it. If genuine, it should give off a pinelike smell. It can also be tested to see if it floats in salt water (it should), while a UV lamp shone at it should show up as blue or green. Amber divers who go out to sea at night take UV torches with them.
russia  history  today  china  consumer  death  sea  diving 
6 weeks ago by aries1988
China’s Ambitious Plan to Build the World’s Biggest Supergrid

But even as China celebrates the completion of more than 30,000 km of UHV lines, power engineers are struggling to master the resulting hybrid AC-DC transmission system. They must ensure that the new long-haul DC lines don’t destabilize China’s regional AC grids. For example, if the 8-gigawatt DC line from Gansu were to unexpectedly go off line, the power shock could cause widespread blackouts in Hunan and beyond.

To minimize the threat, the State Grid Corp. of China, a state-owned company that runs most of China’s transmission and distribution grids, intentionally limits the line’s throughput to no more than 4.5 GW. In practice, the line has carried less than one-quarter of its design capacity on average. That’s one reason why over one-third of Gansu province’s theoretical wind output and one-fifth of its solar potential went unused in 2017. Other UHV lines in neighboring regions have similarly operated below capacity. And eastern provinces don’t have sufficient incentive to import the cleaner power that the UHV lines offer.

State Grid’s long-term goal to interconnect its regional grids should also reduce curtailment, experts say. Zhang Ning, an authority on renewables integration at Tsinghua University, points out that the Southwest grid’s hydropower can balance the fluctuations in the Northwest’s wind and solar output. If we interconnect the West, curtailment of wind power there can be reduced from more than 20 percent to 5 percent, he estimates, and both regions’ use of coal can also be cut.
numbers  china  today  energy  eolien  technology  engineering  corporation 
7 weeks ago by aries1988
文明大国的条件
撰文:吴介民 本文选自《东方历史评论》第1期,回复“购买”了解如何购买…
taiwan  essay  china  beijing  society  quartier  inequality  civ  question 
8 weeks ago by aries1988
葛兆光:十八世纪中国的盛世危机

徐中约《中国近代史》曾经把大清帝国“国运逆转,由盛到衰”,归咎于“行政无能”、“腐败普遍”和“财政窘迫”,这当然有一定道理。但我想和大家讨论的是另外三点:第一,帝国庞大疆域和复杂族群,造成控制成本过大;第二,思想文化与意识形态无法面向世界,越来越凝固和僵化;第三,归根结底,是皇权或国家权力过于集中,封杀了变革的可能性。

在二十世纪上半叶之后,“训政”与“党国”成为主流的时代,更是变本加厉。那么,在皇权笼罩一切的专制政治制度底下,说得好,唯有“得君行道”的路径和“作帝王师”的理想,说不好就只能“著书都为稻粱谋”。知识分子怎么能轻易挣脱专制皇权、政治制度对文化思想的钳制?而在专制皇权、政治制度的控制之下,自由思想空间越来越窄仄,我们又怎么能相信凭着这种传统,中国能给世界带来惠及全球的价值,发展出保证现代科学、技术和经济自由发展的制度?

当四库全书的编纂,鼓励了学者们把精力和智慧都用在古典的注释和发挥上的时候,可是,欧洲的实用知识却在发展和整合。

在中国,皇帝就是政治权力、神圣象征和文化真理三合一的,以前史华兹(Benjamin Schwartz)就说中国是“普遍王权”(Universal Kingship),皇权或者国家的权力太大,始终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在我们有关历史的印象中,华盛顿好像比乾隆皇帝晚得多,好像华盛顿是现代的事情,乾隆皇帝好遥好远,其实,他们是同时代人,他们两人同样在1799年,也就是漫长的十八世纪最后一年去世,不是华盛顿近乾隆远,只是从制度上看,确实一个太古代,一个很现代。
qing  talk  opinion  comparison  west  question  king  politics  government  19C  china  book 
8 weeks ago by aries1988
How one building reflects the Chinese economy’s struggle with itself

It was only in the 1990s that China settled on a model that has, in many respects, persisted to this day. It started evaluating local officials by how quickly the economy grew under their watch. They, in turn, competed with each other to woo firms, offering them cheap land, tax breaks and low-cost labour. Transforming the bureaucracy into something more like a large startup business, hungry to expand, yielded dramatic results. China accounted for 4% of the global economy in 1990; now that is close to 18%.

Tax reforms would also help. The government does not tax the investment earnings and property of the rich, which are basic revenue sources in developed economies. Officials seem more fearful of angering rich urbanites than of neglecting poor farmers.

There is an even bigger concern about the way that China wields its market power: as a lever to get companies to give up their technology. This is one of the core grievances behind America’s trade war with China. The American and European chambers of commerce estimate that a fifth of their members have faced such demands, and in high-tech sectors as many as two-fifths.

China is not the first country to steal intellectual property or demand tech transfers. Brazil, India and Mexico insist on joint ventures in various industries. China, though, is unusual in its heft. If the behaviour of, say, Malaysia or Argentina seems unreasonable, foreign firms can leave. Forgoing China is tougher.

Take the joint ventures. Perhaps the most notable fact is how rarely they have been effective. Despite an array of aviation partnerships, China has failed to create a decent passenger jet even after years of trying. A former industry minister famously described carmakers’ joint ventures as opium: Chinese firms are hooked on them for profits and make little of value themselves. Even theft only gets China so far. IMAX, for instance, believes the 3D technology stolen by its former employee is now outdated and that its Chinese rival has failed to keep up with its latest advances.
analysis  china  economy  today  finance 
8 weeks ago by aries1988
三代同堂的育儿生活:血缘是家庭的最终归宿|深度|端传媒 Initium Media

妮妮对小弟弟的到来非常焦虑。只要我给弟弟喂奶,或者只是看了弟弟一眼,妮妮便会发出尖叫。李媛说,晚上是外公外婆带妮妮睡觉,但只要妮妮夜里醒来发现妈妈不在身边,就会哭喊。刺耳的哭闹声回荡在黑漆漆的夜里,又把峰峰惊醒,两个孩子接连陷入歇斯底里的状态,四个大人只能惺忪着睡眼,哄着、抱着、照顾着……

但是,没有任何一个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会后悔亲手带大了自己的孙辈,李媛说,孩子是我和家人情感最重要的体现,血缘才是一个家庭最终的归宿。
parents  family  grandparent  today  china  generation  work  life  senior  retirement 
9 weeks ago by aries1988
Twitter
We know China is ageing rapidly, but this from our emerging cities report shows how pace differs significantly betw…
region  aging  numbers  comparison  city  future  china 
12 weeks ago by aries1988
Twitter
Bust a move – with your school principal. 🕺
dance  china  school  fun 
january 2019 by aries1988
郝景芳:2019,给普通人6个建议
因此,等我们的孩子毕了业,面临的就会是这样的就业局面:高收入工作要求超级专业(例如法律、医生),或者超级有创造力(例如研发、设计、娱乐)。若不能做到极度专业,或者极度具有创造力,他们就缺少在未来就业市场的竞争力。

一是经济学基本原理:稀缺性原理。越稀缺、且被人需要的东西,价格越贵。这是经济颠扑不破的出发点。

在当前经济里,最稀缺的就是才能。全世界范围内,能源和大宗商品价格涨涨跌跌,但高技能人才的薪资却一直不变地上涨。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石油能跌到40美金,而高管的年薪能达到数百万美金。

我们都知道,一般人都需要满足了基础饱暖和安全感,才会想要追求更高层的精神目标。而我们很少思考的是:一般人在满足低层需求之后,都会自然产生更高的精神目标。
如果从小就吃饱穿暖,那么人生目标就提升到追求成就、名声这些尊重需求了。
如果从小就有了成功地位,那么人生目标就提升为自我实现需求了。
而与此同时,能够帮助人们自我实现的经济,也会有越来越大的市场空间。个性化顾问和咨询会成为越来越主流的需求,因为每个人、每个团队的自我实现都不一样。
教育亦如此。成就个体的教育是下个时代所需。

解决问题思维,和,探究本质思维,就是知识经济最重要的核心素养了。

那对于我们普通人,有什么建议呢?
· 第一条建议,就是内心笃定一点。
· 第二条建议,就是理解人的基本需求。
· 第三条建议,就是持续投资于知识技能提升。
· 第四条建议,就是给孩子探究和发挥创意的教育。
· 第五条建议,就是不要鄙薄孩子任何发展方向。
· 第六条建议,就是重视理解事物的本质。
tianjin  author  scifi  self  success  2019  china  advice  parenting  future  education  workforce 
january 2019 by aries1988
专访洪源远:「改革」与「开放」都面临空前危机,中国正处于历史转折点|改革开放40年|深度|端传媒Initium Media
殖民的经验对一个国家的意识有根深蒂固的影响,即使独立后,仍然会用西方人的眼光看自己。中国没有被西方统治,因此在思想和选择上有更大的自主空间,相对不受外国标准的约束。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一旦改革开放,中国便冒出各种「别出心裁」的发展策略。

如果正确理解「改革开放」的故事,西方就不应该惧怕「中国模式」,应该担忧的是人们误解了这个故事,利用中国的经济起飞把专制行为合理化,又或者是某些中国人自己误解了这个故事。

打压贪腐本身是好事,但是现在的问题是卡在中间。如果说像过去那样,将官僚体制整个企业化,它起码能发挥一些优势,官员们敢于冒风险、担责任。相反的,如果让官僚系统变得循规蹈矩,也有好处。尤其是在一些一线城市中,经济已经发展到了一定程度,这时官僚系统就应该是服务型的,老老实实做事,权力受到制约的。

坦率讲,我认为「一带一路」只是一项愿景,而不是周密的计划,更不是西方想像的阴谋。「一带一路」官方网站上的一份《行动计划(2015-2017)》,只有短短七页纸,具体措施其实非常少,留下了许多空间给下面的人去想如何执行,这种做法在中国是很典型的,尤其符合「运动」的逻辑。

一些过分夸大的语言,它总是会和民族主义绑在一起,这对民主的发展也是没有好处的。真正的民主不单单包括选举、言论自由等等,还包括你思想开放了,能包容不同意见,能听进批评,能自我反省,但如果你整天都说自己「厉害了」,那其他人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因为你已经很「厉害了」。
china  opinion  reform  today  future 
january 2019 by aries1988
Twitter
RT : We couldn't agree more. . . How many of these books are on your gift list?
list  book  china 
december 2018 by aries1988
5 New China-Centric Books That Make for Great Christmas Presents | the Beijinger
RT : We couldn't agree more. . . How many of these books are on your gift list?
book  china  2018  bestof 
december 2018 by aries1988
How to Control Your Citizens: Opportunity. Nationalism. Fear. - The New York Times
“Today you have the largest bureaucracy in history, with a capacity to intrude in anything,” said William C. Kirby, a professor of China studies at Harvard. “It isn’t just ideology. There are now enormous numbers of interest groups that don’t like competition.”

For guidance, Mr. Ni often looks to Jack Ma, the executive chairman of Alibaba, who is China’s richest man and a cultlike figure among many businessmen. Mr. Ni is currently enrolled in a business school program that Mr. Ma established to cultivate China’s next generation of entrepreneurs.

Over the years, Mr. Ma has spoken publicly about the push-pull relationship between private companies and the government, though there is one piece of his advice for entrepreneurs that Mr. Ni seems to have especially taken to heart: “Fall in love. But don’t marry.”

part of it was something deeper: a desire to help the country catch up with the West and to reconnect with her Chinese roots.

Exposed to liberal democracy, Ms. Hua’s generation was supposed to be the one that demanded it at home. Middle-class Chinese students poured into universities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Europe — then seen as the most promising path to wealth and prestige — and some Western analysts predicted that they would return to China as a force for political change.

Like many other middle-class parents, Ms. Hua worries about repression and rampant materialism in Chinese society. Yet many of these parents say they want their children to see themselves as Chinese above all else — to understand China’s roots as an agrarian society and to have a sense of pride in the perseverance of the Chinese people through decades of poverty and strife.

Even as some analysts argue that China’s success has more to do with the resilience of its people than the Communist Party and its policies, leaders have been adept at shaping a politicized nationalism that reinforces the primacy of the party — and defends the authoritarian model as the best bulwark against chaos.

“Chinese nationalism binds the people with the state, not to each other,” said Minxin Pei, a professor of government at 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
entrepreneurial  china  jiangsu  portrait  rich  conflict  state  parents  children  education  identity  chinese 
november 2018 by aries1988
农村人的生老病死
年前新京报书评周刊的编辑就问我,是否愿意写一篇过年回乡观感,我说行。初六凌晨写完,第二天编辑说,领导觉得调子太灰暗,不适合在春节发出来。呵呵,过你个欢乐祥和年。 - - - - - - - 回老家得知,春节...
countryside  china  marriage  money 
november 2018 by aries1988
你家的高层住宅,真的能住满70年吗?|大象公会
房子质量再好,也无法逃脱高层住宅沉沦的宿命。
文|姚白莞
from:rss  moi  immobilier  china  crisis  management  architecture  modern  law  association 
november 2018 by aries1988
陈乐民:此“封建”非彼“封建”_爱思想

改革开放后,有人提出我们反封建主义不彻底;这话说得一点儿不错。但这个“封建主义”必须指更加祸害严重的专制主义。因为中国历史在先秦封建之后是一以贯之的皇权专制制度,它的流毒影响才是我国政治文明身上的病灶,只一般说反封建主义容易打马虎眼;因为在我们一般人的了解,最容易的是把那些落后的风俗习惯称作“封建”,是很“泛化”的,如父母包办婚姻、上坟烧纸等等,不知不觉地“淡化”了专制的根本主题。

中国自身根本没有那么一个为近代作准备的“中世纪”。这个问题涉及中国历史上有没有“资本主义萌芽”的问题,我认为是没有的。
middle-age  fengjian  china  history 
october 2018 by aries1988
销量排行:电子书 - 亚马跌
本页展示各国亚马逊销量前十名,数据来自官方 RSS,未作修改,点击标签切换。各国销量排行有什么用?可参考《如何看待各国亚马逊销量排行》。
list  sales  amazon  book  china  usa  reading 
october 2018 by aries1988
Professor Michael Puett in Conversation Julia Lovell - YouTube
33:52 censorship
37:30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48:16 Utopia of getting rid of the Chinese Department. Hegel
https://youtu.be/edysgDkIKcU?t=5044 The most important question
Lovell: no soft power
china  history  historian  translation  world  university  west  today  softpower 
october 2018 by aries1988
BBC Radio 4 - In Our Time, The Ming Voyages
Rana Mitter
Professor of the History and Politics of Modern China at the University of Oxford
Julia Lovell
Lecturer in Chinese History at Birkbeck College, University of London
Craig Clunas
Professor of the History of Art at the University of Oxford.Producer: Thomas Morris.
podcast  ming  voyage  ocean  china  indian 
october 2018 by aries1988
東亞在世界史中的角色 – Zhongjing Liu | 劉仲敬 – Medium
從現在的這個中國核心去看待世界
把近代以前的中國看成一個自給自足的完整的實體,在十九世紀中葉以前一直是獨立和連續的,然後在十九世紀中葉以後受到歐洲外來者的侵略或者打擊

歐洲國際體系,它本質上講是一個自發演化的多國體系,
歐洲最初產生的威斯特伐利亞體系散播到整個世界,包括亞洲。在這個過程中,亞洲原有的政治結構需要重組,這就是我們所說的「中國」產生的原因。
以前所謂的「中國」,就是中央的城池,就是首都,或者是中原,就是指的中部的、首都周圍的土地,它是一個模糊的地理名詞,並不是現在所謂的民族國家的那個「國」。
大清漸漸解體,直到現在,王朝解體了,歐洲意義上的國家卻沒有真正建立起來。這就是近年來中國為什麼會發生對外緊張關係的根本原因。
民族國家所需要的那些基本要件,例如明確和穩定的邊界,例如排他性的主權
如果中國要建立民族國家的話,那麼很多缺乏認同感的原先的前藩屬地帶,就可以像是對待韓國一樣,讓它自己去獨立,今後建立平等的民族國家的新型關係。

如果美國不採取所謂的再平衡政策,那麼中國方面投入更多力量的結果,就有可能導致周邊的某些小國,特別是東南亞某些小國,背離原來的原有體系,倒向中國,然後形成一個以中國為中心的類似朝貢貿易的體系。而美國為了維持原有體系的平衡,就是說,你加碼我也得加碼,這樣原有體系才能夠維持平衡。
nation  state  china  geopolitics 
october 2018 by aries1988
政见访谈|刘擎:如何观察西方知识界 | 政见 CNPolitics.org
采访:政见团队成员 王菁 整理:邓哲远,黄文钰,彭肖茜,王春晖, Weiru,温心怡,一根路,云阳,张阳 【精彩观点集锦】 ◆人类正处在新的技术文明大突破的前夜,可能会改变我们的世界图景,改变自我理解的方式和存在方式。这对我们传统的社会、文化和政治安排,都有难以估量的影响。 ◆在今天全球化的时代,没有一桩纯粹的…
intelligentsia  west  china  humanities 
october 2018 by aries1988
The US is hunkering down for a new cold war with China | Financial Times
If this were simply a matter of rhetoric, or the trash talk of campaigns, it could be discounted. Instead, the approach reflects a serious emerging strategy to confront China. The outlines of this clash are unfolding piecemeal, without the benefit of core strategic documents like George Kennan’s Long Telegram or Paul Nitze’s NSC-68 policy paper that crystallised US strategy in the first cold war. But it is informed by a considered diagnosis of China’s ambitions and actions during recent decades.

Mr Pence says China’s comprehensive “influence operation” is “rewarding or coercing” American businesses, movie studios, universities, think-tanks, journalists, and government officials and targeting activities in specific congressional districts. Mr Pence concludes that “what the Russians are doing pales in comparison to what China is doing”.
2018  usa  china 
october 2018 by aries1988
领读中国 | 梁鸿:我更看重的是,人怎么与历史发生关系
经观书评:阅读对你当时的生活来讲,应该是很重要的一部分。
梁鸿:我姐姐上高中,她有书,所以我从小就读到好多书,《世界之窗》、《高中语文》、《现代文学作品选》,那时候没电视、没网络,只有读书。我的性格比较内向,我跟孩子们出去玩的也比较少,经常就看书。我小时候对读书有渴望,喜欢看书,什么都可以看,我对“字”有一种渴望,喜欢看“字”。长大到小学四、五年级开始喜欢写作文,那个感觉很好,写的好不好不知道,反正喜欢写。后来我们整理老家的物品,翻到我初中日记,写着:我要当作家。其实后来完全忘掉了,是翻出初中的日记才看到。

经观书评:对“字”很着迷,这个启蒙最开始是什么?
梁鸿:可能还是跟我姐姐她们上学有关系,她们带回一些书籍,我自己性格刚好又比较内向、孤独。我觉得孤独的人很自然的喜欢阅读,喜欢写点东西,也比较惆怅,比较多思。我现在的性格相对比较好,但小时候不爱说话。

经观书评:后来接受了高等教育之后,比如在你一直研究的乡土文学、乡土文化领域,或是写作过程中,有没有喜欢的作家?对写作或人生观,或是思考方式有影响的一些书或作家?

梁鸿:我很早就开始阅读,非常混沌,我是一个泛读主义者,喜欢每个我能欣赏的作家和作品。
当年我十三、四岁的时候读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那时候肯定是囫囵吞枣,但也非常喜欢。读《安娜·卡列妮娜》是我上师范的时候,多激动啊。还有屠格列夫的《猎人笔记》。其实那时候已经读了相当多的经典,也有郁达夫、沈从文……
从我日后的创作和我的性格而言,可能我还是比较偏重于鲁迅那一支。但是我欣赏所有的作家,比如纳博科夫的《洛丽塔》、沈从文的《边城》、婉约派的诗人、辛弃疾,我都很喜欢,我喜欢所有文字里表达情感方式。我没有特别挑剔说我不喜欢周作人,我喜欢鲁迅,但是我自己的创作倾向可能更偏重于鲁迅的气质,或者偏重于那些相对具有批判性的方式。我欣赏那种语言的美,对一个小世界的创造,我都非常着迷。
nonfiction  chinese  writer  interview  reading  childhood  countryside  china 
october 2018 by aries1988
王戴勃:央视记者英国闹场,折射中国外交“亮剑”困局|深度|端传媒 Initium Media
针对宣传工作,习近平强调“敢抓敢管,敢于亮剑”。在外宣系统中,这句话被引申为“必须始终站在党和国家的立场,旗帜鲜明、理直气壮地发出中国声音、阐明中国观点、讲明中国立场,绝不能失语、缺位。”在针对敏感问题时,要“正面交锋、敢于亮剑、坚决批驳、严厉回击,绝不能当左右迎合的‘摇摆人’、态度暧昧的‘两面派’、独善其身的‘老好人’。外宣工作, 需要的是‘战士’,绝不需要‘绅士’。”

无论是王天安、瑞典游客还是孔琳琳事件,都凸显出中国在处理外交争议时缺乏有效的沟通方式,不会也不愿运用西方人广为接受的公关手段为自己争取道义和情感支持,而这其实正是中国政府眼中的“敌对势力”最擅长的。
china  pr  diplomacy  today 
october 2018 by aries1988
北京回族家庭三代:信仰是怎样走向真空的?|少数族群|深度|一周精选|端传媒 Initium Media
饮食亦是维系家族传承的纽带之一。姥姥穆娜烹饪的菜肴,是玛玉从小的美食启蒙。逢年过节,一大家子人围桌而坐,姥姥和大姨掌勺:一盆羊蝎子,一锅炖牛尾,一盘子炸松肉(由牛肉馅和土豆泥混合制成的小吃)……牛肉味道醇厚,羊肉毫不腥膻,吃下去,满口都是油脂的香气。饭后,姥爷做的桂花糕、玫瑰糕清甜绵润。如今,连玛玉的汉族老公也知道,她口中的“好吃的”,特指牛尾牛舌牛蹄筋,羊蝎子羊排羊头肉,饭后必须吃点甜的才算满足。

除此之外,穆斯林禁酒的文化也早已荡然无存。特别是入了官场的回族人,哪一次仕途的攀登能脱离酒桌文化?这是一个奇怪的场,喝醉是一张入场券,酒后吐露些秘密就更好了,这样彼此都攥住了对方的把柄,同盟就形成了。在酒桌上保持清醒的那个人,是最危险、最不可信、最不会被重用的。
muslim  china  reportage 
october 2018 by aries1988
另一种历史唯物主义:被高估的黄仁宇和《万历十五年》
黄氏据以评判古代中国的标准,不仅是西方经验,也是现代经验;即是说,他的历史观是“西方中心论”加上“现代中心论”。他百用不厌的所谓“数目字管理”,就是这种史观的结穴;这个魔术化的概念似乎源自韦伯“能供计算的法治系统”一词,用以概括现代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经济体系。按照此种现代式的高标准,处于前近代技术水平的中国当然处处是缺陷,处处都有“技术”不足的问题。但责备明代没有产生“数目字管理”,不就正如批评明代没有发明飞机大炮那样肤浅吗?事实上,按“数目字管理”的标准,不仅明代中国不合格,不仅国民党中国不合格,即使前现代的西方国家也同样不合格,所有的古代社会更加不合格,则古往今来的人类文明,除去现代的欧美,就全是错误和失败的历史了。 

近代中国的失败,最关键原因不是内在的(内部帝国解体当然也是主因之一),而是外来的,与其说是由于中国文明自身的制度缺陷,不如说是由于西方文明新兴的技术优势。

他以西方和现代的双重中心论评判古代中国,认为古代史既已先验地指向近代中国的失败结局,所以凡事无不荒谬;而他又以历史目的论和历史意志论观察现代中国,相信现代史最终必将指向未来“数目字管理”的理想制度,所以凡事无不合理。

黄著最大的意义,我以为在于给读史者(尤其是初学者)提供一种异乎寻常的历史感,其历史比较出入古今、打通中外,并融入个人的历史经验,实足以引人入胜,从此角度而言,可以说他是历史学的余秋雨。不过余氏只是散文作家,其错误多属局部的史实方面,而黄氏却以史学家的身份出台,其错误又属总体的史观方面,因此才不能以文学家标准将他轻轻放过。
critic  book  historian  china  history 
october 2018 by aries1988
China’s Health Care Crisis: Lines Before Dawn, Violence and ‘No Trust’ - The New York Times
The country does not have a functioning primary care system, the first line of defense for illness and injury. China has one general practitioner for every 6,666 people, compared with the international standard of one for every 1,500 to 2,000 people, according to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Instead of going to a doctor’s office or a community clinic, people rush to the hospitals to see specialists, even for fevers and headaches. This winter, flu-stricken patients camped out overnight with blankets in the corridors of several Beijing hospitals, according to state media.

Hospitals are understaffed and overwhelmed. Specialists are overworked, seeing as many as 200 patients a day.

China’s “barefoot doctor” system was one of the Communist revolution’s most notable successes. In 1965, Chairman Mao, troubled by the lack of health care in the countryside, envisioned an army of people who spent half their time farming (many worked in the fields without shoes) and half their time treating patients. They weren’t doctors, but rather a sort of health care SWAT team. The authorities gave them a short training period — several months to a year — and a bag of limited medicine and equipment.

When Dr. Huang saw a newspaper article about general practitioners, he decided to enroll in a training program in 2007. He was inspired by his aunt, a “barefoot doctor” in Mingguang, a city in Anhui Province, one of the poorest regions in China.

As a boy, he had followed his aunt as she went to people’s homes to deliver babies and give injections. “After becoming a doctor, I’ve realized that the people’s needs for ‘barefoot doctors’ is still very much in demand,” he said.

Dr. Yang, 31, said her practice was largely free of grumpy patients and, as a result, “yi nao.” She sees 50 to 60 patients in a workday of about seven and a half hours. In the United States, a family doctor has 83 “patient encounters” in a 45-hour workweek, according to a 2017 survey by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Family Physicians. That’s about 16 patients in a nine-hour workday.

She’s available to dispense round-the-clock advice to her patients on WeChat, a popular messaging app in China. A patient is generally kept in the waiting room for a brief period and, if necessary, gets to talk with her for at least 15 minutes.
doctor  hospital  china  today  reform  reportage 
october 2018 by aries1988
为什么宋朝是一个幸福指数很高的时代?
在宫崎市定看来,所谓文艺复兴就是人类第一次表现出历史的自觉,具有重要意义。他说:“从古代到中世纪的变迁,是一个缓慢的自然过程,……进入中世纪以后,也几乎没有人会觉得自己生活在一个与古代不同的时代,他们感觉到的生活只是一如既往,与过去并没有什么不同。对中世纪长期的停滞不前感到厌恶,并认识到古代社会与中世纪社会的差异,就是文艺复兴式的觉醒。”

宫崎考察西方的文艺复兴,认为文艺复兴的主要表现在哲学的复古思想、文体的变革、印刷术的发达、科技的进步以及艺术的发达。
我们可以见到宋代独特的印刷术的发达,科技上火药和罗盘针的广泛应用,以及文体上的变革。始于晚唐韩愈的古文运动一直延续到宋体现一种文学上的复古,同时又出现了以戏剧脚本出现的白话文学,一直影响到后来的元杂剧和明清小说。

最能体现文艺复兴并且对中国文化影响最为深远的是儒教的自觉和复兴。
宋代的学者认识到古代和中世纪的移变,而且由于古代和现在的中间经过了中世纪一段很长的历史,他们大多不把儒家经书的内容视作可以适用现实社会的“礼”(制度)。他们试图去思考经书的真正意思,试图去复兴真实的部分。这即是一种否定中世纪、复归古代的文艺复兴思想。

内藤湖南强调从文化史的角度理解古代中国,认为“中世的外部异民族势力压迫中国,外来文化流行,到唐末和五代,外族势力达到鼎盛。宋代以后中国的固有文化复活,并取得新进展。

由于宋代生产部门的细化,人们的劳动价值可以从更多的途径实现,获取货币变得容易。如果攒了点小钱,人们也不会死藏着,可以借贷给商人获取利息,可以经营房屋租赁,也可以进行相应金额的土地投资。不光是有钱人,穷人也会适当地花些钱享受美食。在这样的情形下,人们更容易对生活产生喜悦,对日常琐事产生爱意。
song  middle-age  china  renaissance  comparison  europe  book 
october 2018 by aries1988
內亞海洋與帝國秩序(二):虛弱帝國 – Zhongjing Liu | 劉仲敬 – Medium
一个部族链和西域中亚这些城邦链之间,形成了某种生态性的分工体制,导致战争体系和贸易体系有了一定的契合缘故,因为这种东西不是一个单纯的部族甚至是征服者能搞出来的。而是许多个小邦和各个部族之间形成了某种分工合作,彼此配合体系,才能够最大限度地加快物流的速度。

到了蒙古帝国入侵前夜,内亚的这个海洋,内亚的陆海的流动速度,已经是超过了东面西亚各帝国内部的交流速度。他们之间服装,文化,歌谣这些东西,传播速度都是非常快的。

唐王朝的生命线,也就是从宣武到淮南这条运河运输线

南方运输线起点是淮南节度使控制的扬州,终点是宣武,就是汴梁,汴梁到扬州这条线是财政生命线,这条线大多数人都是比较清楚的。但是另外一条线同样重要,就是从长安到云中、河套这条武士输入线。高骈切断了南方这条线,而李克用切断了北方这条线。

后来的辽金元清,他们最初的起源都是一个特殊的边区社会,这个边区社会的组织形式,跟残唐的藩镇非常相似,他们由小的部落武士组成,但是部落武士不依靠部落本身为存在的依据,而是依靠收养义子的方式

收养你的效果,不是说你要在血缘上跟他怎么样,而重要的就是,让你加入这个军事兄弟会,而这个军事兄弟会,将来就是未来统治者的核心。这个军事体制,它原先无疑是在中亚草原上产生的,但是最后在西亚伊斯兰教的文明,和远东东亚这些文明中间,都发挥着异常核心的作用。

唐代灭亡以后,东亚王朝的统治中心,从西北移向东北

辽、金、元、清这种体制,代表着东亚历史一个最新的发展阶段,它的意义可能跟周人入侵殷商以后,开辟了周人的封建贵族制度意义差不多重要的。它建立一种双元的帝国体制。说是双元体还是比较简化的说法。它实际是一个类似于后来英印帝国的体系,这个双元体系的核心是内亚体系。它的战斗力来源,和宪法结构来源都是来自于中亚的部族武士集团。

对这些定居体制,实行郡县化的统治。按照当地的习惯法,用儒家士大夫来统治它。

内亚那一半毫无疑问是要重要的多

南方的18省其实就是英印帝国的印度部分,是属于被统治,被征服的部分,主要是被征服者,把他们的钱拿出来供养这些部族武士,他容忍南方的郡县制行政制度继续存在,仅仅是因为这是最省事的方法,沿用当地原有组织。

政局的核心,涉及到最关键的问题,继承权和法统的问题,它是依靠部落传统产生出来的

因为蒙古的各个宗王,它就像欧洲的封建领主一样,它们各自都代表了独立的部族势力或者政治势力,不是说我这一支暂时当不上大汗或者皇帝我就完蛋了,就要任人宰割了。

你是个软弱无力的毫无政治价值的东西,当不上皇帝,皇帝随便杀你也没有反抗能力的。但是大汗是不能够随随便便杀掉别的部落酋长的。

宪法就是这样起源的。最初的宪法,无论在哪个地方都跟普通民众没有任何关系的。它都是大贵族和王室之间的角斗,就是因为大贵族和王室之间长期相持不下,他们之间才会慢慢达成像大宪章那样的分权协定,在王室和贵族的权力分割当中,逐渐形成了有效的规范,而最后这个规范渐渐地扩充到没有贵族血统的人身上。

这种早期的贵族相互制衡的情况,在中亚的各部落中是非常常见和正常的情况,但是在中原王朝中已经消失了。如果从规则和组织资源的角度来说,内亚体系才是真正的秩序之源。而中原王朝是一个秩序已经被消耗完的灰烬。

在孔子时代,在西周的时代,它曾经跟蒙古部落或者中亚部落一样,有它自己的贵族制衡体系,所以孔子才会如此的怀念周礼,在他看来周天子是文明的,是仁慈的,不是暴君。

它们之间存在着这样的体系,各部落有其独立性,各部落的贵族不断进行军事创新,通过他们对对中亚海洋的掌握,能够掌握先进的技术

重文輕武是什麼意思?我們不要說這僅僅是個職業分工的問題,因為在殘唐五代,文武之別就是種族之別,這點其實陳寅恪已經說得很清楚了。

排除了中亞的蠻族軍事集團以後,它採取了一種純粹的雇傭兵體制

採取了招市人為兵的做法。市人是什麼,就是沒事乾的流氓無產者,打不上工的流氓無產者。

中亞的武士團體,中亞的軍事技術,尤其重要的是,跟中亞連續不斷的技術輸出之間有不可分割的聯繫。技術輸出不是靜止的,它是在不斷演變和改革當中的

僧格林沁一旦陣亡,就等於說是清政府能夠依靠內亞部族的時代永遠結束了

清朝從憲法意義來講,它就是內亞部落的一個政治代理人。它失去內亞以後,必須反過來從西方輸入技術以後,它本身的存在價值已經沒有多少了。就像唐在安史之亂以後,它的存在價值已經沒有多少了那樣。

近代發生的最大變化是什麼?就是海路超過陸路。
後果是什麼?就是基本上在沿著草原地帶的各個地域文明當中,都發生了秩序的顛倒。

像上海和廣州是英國人的港口一樣,北京和張家口,它是蒙古人的和女真人的港口

波蘭王國,它有北方的但澤港口和南方的利沃夫港口。利沃夫港口是什麼呢?是波蘭通向烏克蘭大草原和中亞的貿易通道。來自中亞的商隊在利沃夫集結,甚至到處都是猶太人和亞美尼亞人的商團。波蘭王國的發展方向如果向著烏克蘭這方面,那麼利沃夫的亞美尼亞人和猶太人對它是極其重要的。

波蘭出口商品要通過但澤運到西歐去,草原對它不太重要了。16世紀以後的發展就是這樣的,烏克蘭荒廢了,變成所謂的只有狼在嚎叫的地方。

蒙古大草原一旦荒廢,通道一旦喪失,蒙古部落就要整體上貧困化。大清為什麼能夠制服蒙古部落呢?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為蒙古已經喪失了控制這條最關鍵線路的能力,主要的線路已經離他們而去了。與此同時,整個西北和華北都傾向於荒殘,變成人口急劇減少的地區;而同時,沿著東南沿海一線,從上海到廣州一線的港口,迅速繁榮起來,人口急劇增加。

這個過程是交織複雜的,並不像我們後來所謂歷史那麼簡單,是西方殖民入侵。

我還可以大膽地說一句,即使西方殖民者根本不來,異國的艦隊出現在廣州海岸也只是時間問題,

即使沒有歐洲人,到了鴉片戰爭差不多的時代,恐怕佔領琉球的日本武士,和佔領馬六甲的伊斯蘭教武士,也會出現在廣州海岸或者差不多的地方

歐洲人東下的主要結果,實際上就是打斷了東南亞的伊斯蘭化的進程,同時切斷了日本武士在戰國末期已經開始的向南洋攻略的過程。他們比這些人都要強大,但是無論如何,明清帝國在這方面,已經不能構成有效的競爭對手了,它們自己退出了這場遊戲。

鴉片戰爭不是只有一場,不是只在近代才開始的,鴉片戰爭實際上是從趙武靈王那個時代,都不斷在發生。只不過在16世紀以前,這個鴉片戰爭發生在草原的邊境上,發生在中亞的陸海之地上面

我們現在的歷史學家承認海上來的西洋勢力是攜帶先進技術來的,但是不大肯承認中亞陸海之地其實也是先進技術的主要產生地。

儒家歷史敘事中之所以會存在很多斷斷續續、難以解釋的東西,關鍵在於他們用一種與意識形態掛鈎的方式,以意識形態為綱的方式,把故事的好壞角色給顛倒了。

只不過安祿山是新來的蠻族,而長安的朝廷是古老的蠻族、已經喪失戰鬥力的蠻族。他們就把古老的已經喪失戰鬥力的這些蠻族當做是自己人來崇拜。

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把这些事情联系起来,重新复原出一个内亚海洋怎样产生的历史。
tang  china  civ  history  middle-asia  qing  mongolia  19C  poland 
september 2018 by aries1988
內亞海洋與帝國秩序(一):豐饒之海 – Zhongjing Liu | 劉仲敬 – Medium
人类的文明,我把它解释成一个规则生成和演化的过程。

真正规则产生的地方,就是我发明了一个名词叫「原始丰饶」来称呼它,很大一部分,甚至大部分,都产生在人类文字和文明以前的时代。为什么会产生在这个时代?照列维·斯特劳斯的解释,恰好就是因为文字和文明的产生,导致了管制系统的加强,因此原先在无文时代,比较自由而多元化的演化,在文明和管制体系产生以后,反而变得缓慢和单一了。

文字产生以后,唯一产生的东西就是官僚制度和国家制度,而发明的速度反而是减慢了。

如果你把世界看成是一种达尔文式的生态演化产物,那你就可以看出,规则在什么情况下能够最大限度的产生和演化。它应该是多元的,应该存在着许多个彼此之间相对孤立的小生态环境,局部规则在这样的小生态环境中间,能够充分的产生,在它产生做大以前,不会受到太多的干涉。它要有一定流动性,但是流动速度是有限的和缓慢的,也就是说,不同的小生态环境,以及各种不同的局部规则,要通过相互渗透接触和碰撞,不断地深化和演进。但是,速度不能快到席卷一切的地步。

这种环境之是不利于规则复杂度的演化的。

文明的核心区,表面上看是最繁荣,光华最盛的地方,恰好是消耗得最厉害的地方。

分为三种在时间上有交错,但是先后顺序还是很明显的类型:高地型,湿地型和草原型。

回顾文明最初产生的状态

一般人理解的文明,就是第二种类型的文明,在湿地建立起来的文明。一般来说这种文明能够供最大量的人口,可能人类的80–90%以上,都是来自于这种湿地的人口,能够建立起大帝国和强大的官僚机构,能够供养大批知识分子,能够建立巨大的神庙和公共建筑物的文明

第三种文明是产生最晚、草原型的文明。

他们不能独立存在,他们的某些至关紧要的物质需要通过交易,从其他周围的文明中取得,而自己没办法产生。所以这种文明一定是次生型的文明。

退到一个更加边远的草原地带以后,更加依赖草原以后,寻求新的技术突破,然后产生新型的文明。

这个文明的重要性在哪呢?它产生了对后来全世界影响很大的突破。它突破了军事技术,通过军事技术产生了军事贵族。而在次生型的大多数文明当中,军事贵族制度是他们宪法制度的核心。

后来产生的文明,特别是雅利安人入侵以后的文明,完全不是这个样子。他们的军事色彩是异常突出的,军事贵族始终在统治权力中间处于核心地位。

极大地加快了传播的速度。加快传播的速度,也就是意味着缩短了孤立系统独立演化规则的时间

武士跟奴隶不一样,商王也用大量的奴隶来殉葬,但是武士恐怕是自愿殉葬的。因为你很难强迫他们殉葬,

为什么这个技术来自中亚?到底还是因为中亚是草原上是竞争最激烈的地方,它是军事演化速度最快的地方。

西亚这个地方,从加息特人(原居于札格罗斯山脉中部。公元前16世纪初占据巴比伦,建立加息特王朝)入侵到雅利安人入侵,基本上几十年就一波

五胡十六国的入侵肯定是扮演了类似的军事革命。而西魏北周,建立隋唐的过程,可以看成是新一波的入侵和革新,残唐五代,一直到辽金元这个系统,又可以看成是一批新的边区武士系统的入侵。每一次都伴随着军事制度的改变和政治制度的相应改变。
china  civ  concep  theory  east-asia  middle-asia  technology  warrior  military  empire  evolution 
september 2018 by aries1988
內亞海洋與帝國秩序(四):羅馬時刻 – Zhongjing Liu | 劉仲敬 – Medium
你能夠征服,然後你的後代才能夠享受征服者留下的紅利,體現為福利形式。

勤奮是被征服者的美德,而勇敢是征服者的美德。

像孫恩(東晉五斗米教領袖,海寇頭領)那些人,或者像張角(東漢太平教教主,黃巾軍領袖)那些人,為什麼他出現在歷史記錄中的時候已經是連州跨省,擁有數十萬人馬,佔據了幾十個州的地方?

廬山會議實際上是他自己性格中小文人一面的體現,這種人比較容易幻想自己已經搞定了局面,他沈迷在自己的幻覺中,然後突然發現外在的形勢跟他的幻想不一樣,然後在這個幻想破滅的一瞬間會突然陷入人格崩潰的狀態,做出很多錯亂的事情來。

《大義覺迷錄》應該也是雍正在被他自己營造的環境所欺騙的一種產物。

日本人的問題是,他做事比較拘謹,也就是在有機會的時候,他沒有充分利用自己的機會,然後等機會喪失了以後他又後悔,來硬搶。這是極大的錯誤。在辛亥革命時,如果他當時就把東北整個吃下去,或者把愛新覺羅皇室遷到瀋陽的話,基本上沒有哪個列強會認真反對它,孫中山也不會反對,恐怕還會高興得不得了呢。

國民黨就是這樣完蛋的,它一定要冒充一個西方國家,也就是說要同時做獅子和蟑螂,於是它的成本太高而收效太低;而共產黨呢,效果雖然還不如他,但他至少把成本給壓到蟑螂的水平了,所以反而勝利了。

我見過很多次,被很多人認為是觀念的東西,到最後真的一查,結果都是跟當時的社會背景有非常密切的關係的。
japan  china  civ  today  idea  nation  qing 
september 2018 by aries1988
内亚海洋与帝国秩序(三):秩序洼地
沒有西方的技術的話,大清早已滅亡了。如果沒有西方技術的輸出的話,中共在九十年代末期也早已滅亡了。

東亞在孔子時代是有自身的秩序的,但在秦代以後,變成了一個喪失了秩序生產力的一個被動的物質

中國處在什麼樣的地位。它是由兩套機制維持的:第一套機制就是世界資本主義的秩序,吸收了沿海地區的中國人加入他們的代工環節;第二套機制就是吏治國家的汲取機器,它從這個代工環節中間收了大量的稅款,對它進行二次再分配,用來維持官僚和軍隊機器

在舊的十九世紀,以大英帝國為首的殖民主義秩序解體以後,我剛才講過的這三種秩序,美國的威爾遜主義的秩序、蘇聯的共產國際的秩序和日本的泛亞主義秩序,為了爭奪真命天子的職位,在遠東發起了一場龍爭虎鬥的戰役,戰鬥的結果就是我們看到的中國近代史。
china  ww2  history 
september 2018 by aries1988
日本与沙俄之战:一战的东亚版本
为了鼓舞日本国民,从1968年开始,作家司马辽太郎在《产经新闻》发表连载小说《坂上之云》,以明治陆军“骑兵之父”秋山好古、被评为“智谋如涌”的海军参谋秋山真之、创作俳句《法隆寺》的诗人正冈子规为主人公,描绘了从明治维新到日俄战争的30余年历史,希望以一本“乐观主义者的故事”来唤醒日本国民对于重建战后日本的热情。“坂上之云”便比喻 当年的日本人一边追逐着“山坡上的云”一边前进,来自明治时代的昂扬感激励起战后日本人重新建设经济强国。

历史上被称为“第〇次世界大战”的战争有很多,如丘吉尔认为普鲁士同盟与法奥俄同盟之间的七年战争(1756-1763)是最早的世界大战,拿破仑战争(1803-1815)、普鲁士统一战争 (1864-1871)都有过类似称呼。相比之下,日俄战争(1904-1905)得获此名的逻辑更为直接:正如二战爆发由一战结束后的“分赃不均”及过度制裁德国而埋下种子,一战爆发的始源也来自于日俄战争后国际关系的变动。

随着日俄战争走向尾声,沙俄的实力进一步遭到削弱,不得不从中国东北与朝鲜半岛退出,英俄矛盾骤然减小;另一方面德奥同盟的力量愈发强大,法国在北非殖民地面临巨大挑战,只能寻求英国的支持,这也促使英国与法国的盟友——沙俄之间越走越近。

日俄战争本质上是英国与日本、沙俄与法国两大利益集团在远东的一次博弈,战争虽然以日本取胜、沙俄落败,但两大集团却成功形成相互认同,进而以互相认可势力范围、签订协约为基础,成立“协约国”集团。从这个角度讲,第一次世界大战并不是“三国协约”,而是包括日本在内的“四国协约”。

倒退回“三足鼎立”时代,如果没有沙俄与日本之间矛盾升级,欧洲的利益关系很可能出现另一种形态:事实上英德两国在1900年已经达成《扬子江协定》,规定双方在华利益范围;1901年德国甚至提出与英国、日本结为“三国同盟”。如果同盟成立,那么一战的对立形态就不再是“英法俄”对阵“德奥土”,而有可能变成“英德”对阵“俄法”,那无论一战的结果如何,20世纪乃至于现代历史的发展都会完全不同。
1900s  war  japan  russia  diplomacy  explained  ww1  europe  china 
september 2018 by aries1988
编程要从娃娃抓起:家长们的焦虑托起百亿级产业
Scratch是麻省理工学院开发的一款专门针对低年龄段孩子的编程工具,因其入门简单、操作极具趣味性,推出十余年来,已经是世界上最流行的儿童编程语言。即便是不会英语、不会用键盘打字的孩子,也可以通过拖拽积木形状的模块来实现构成程序的命令和参数,在制作动画、游戏的过程中学习到有关编程的基本知识。
programming  kid  2018  reportage  china  formation 
september 2018 by aries1988
访谈|彭慕然:中国为什么这么大?

《东方历史评论》:在您的著作中,我注意到您很强调两个因素,一个是环境因素,另一个是制度因素,您怎样看待环境与制度之间的关系呢?对于以道格拉斯·诺斯为代表的制度经济学派的观点(当然也包括赵鼎新教授对您的批判)您怎么看呢?

彭慕然:诺斯提出的“制度经济学”概念非常的重要,但是它过于狭隘,甚至于有些过于僵化。我认为,这种僵化(包括你提及过的赵的观点)在于毫无道理地认为,在各种情况下,相同类型的制度都是最理想的。从可以在现实世界抽象出理论模型的经济学角度看 ,你当然可以认为,一系列的制度运作可以应对各种情况,但是现实情况并不是这样。《大分流》尤其想要说明的是,在一定情况下,一系列的制度运作可以发挥作用,但是在其他情况下,这样的制度则不行。

中国在长期的统治中意识到,要比较充分地维持北方边境的成本非常高,仅凭华北的财力物力,根本无力承担。维持边境所需的军队规模、首都的规模都远远超出了华北所能产出的农业剩余(agricultural surplus)

如果你在18世纪初或18世纪50年代问那些汉人士大夫,新疆、蒙古、东北甚至像云南的部分山区,都能说是你所处世界的一部分吗?他们会说:当然不是

我认为新清史的缺点在于,他们能够解释为何清朝可以在1683年至1759年将版图扩大了两倍,但却无法解释那些区域在清朝走向衰落以后,为何依然是中国的一部分。要理解这个问题,你需要了解汉人精英阶层为何会认为,那些地方是国家的一部分。这种观点并不是自然而然就出现的。
qing  book  nation  mentality  china  comparison  economy  england  debate  research  theory 
september 2018 by aries1988
Xi Sets China on a Collision Course With History - The New York Times
Known as “modernization theory,” it says that once citizens reach a certain level of wealth, they will demand things like public accountability, free expression and a role in government. Authoritarian states, unable to meet these demands, either transition to democracy or collapse amid unrest.

So China is instead promoting “ideology and collective social values” that equate the government with Chinese culture, according to research by the China scholar Heike Holbig and Mr. Gilley. Patriotic songs and school textbooks have proliferated. So have mentions of “Xi Jinping Thought,” now an official ideology.
today  china  2018  xi  politics  state  people 
september 2018 by aries1988
刘瑜:纵向的文明比较更有意义
所有文化都是流变的,尤其是在经济快速发展的全球化时代。西方的过去和现在有巨大差异,中国的过去和现在也有很大差异。当我们谈论“中西差异”的时候,我们是在谈论什么时候的西方?什么时候的中国?抱着一种固化的观点看待地区性文明,很可能妨碍我们理解这个世界的走向。
comparison  metier  research  politologue  china  west 
august 2018 by aries1988
作为一个中产阶级,我对国家有哪些不满意
我的文章,很多上面的人都能看到,有的在内部刊物发表,有的被相关领导批示过,也有政府部门联系过我,还有智库针对我的文章发表过评论。所以这一篇,我也希望能被看到。这一篇讲下,作为一个看好国家前途的中产阶…
opinion  city  middle-class  comparison  usa  china  lifestyle 
august 2018 by aries1988
中产阶级轻松 社会没有未来:评《作为中产我对国家有哪些不满》
房价除了反映土地稀缺度,更反映基础建设水平。中国人都知道炒房要炒地铁房,说明即便是有投机心态,房价也得和基建投资挂钩。但问题在于,中国的城市基建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不是全世界殖民地养的,不是世界大战的财富买单的,很大程度上是我们在一代人的时间里快速造出来的。这笔投资让目前享用城市基建的人口买单,是唯一的出路。

在一个大多数家庭都意识到教育重要性的年代,在一个阶层流动还非常明显的年代,中产阶级——从你的描述看,其实是顶层中产,占人口5%以内——要保持住自己的教育优势,本来就要比下面的人多花一些力气,多承受一些成本。

中产之所以是中产,有两种可能。一是在快速增长的经济体内,提供产业升级过程中稀缺的技术劳动和知识,从增量中获得超出平均水平的工资。另一种中产在稳定乃至停滞的经济体内,占据垄断性技术和人脉,用或明或暗的“编制”来凭空“制造稀缺”,维持远超平均水平的工资。这第二种中产,其实就是封建时代末期的小地主,清朝中期的盐业分销商,19世纪末的奴隶种植园打手,对生产力发展是绊脚石而不是推进剂。对于这种社会集团,我读书时的课本有一个简洁明了的描述:

反动
state  middle-class  china  today  debate  shenzhen 
august 2018 by aries1988
水利工程的明珠——灵渠 | 力学园地

漓江和湘江之间的分水岭是南岭山脉(越城岭和海洋山)的高山大岭,兴安县位于南岭山脉的最低处,在兴安县城附近,分水岭降低为一条近南北向的古称越城峤(太史庙岭)的土岭。湘江上游的海阳河与漓江上游的始安水的最近距离只有1.7km,相隔的就是这列宽三百余米,高三十余米的土岭。只要把这座岭挖穿,就可以使海阳河与始安水接通,实现湘江与漓江的连接
china  geography  engineering 
august 2018 by aries1988
专访余英时:没有一个政权能全恃暴力而传之久远|端傳媒 Initium Media
这位名满天下的历史学家,尽管已经从讲坛上退隐,但仍然密切关注著中国的发展。他承认在眼见的未来,现状似乎没有改变的可能;但同时表示,绝不认为“党资本主义”专政已一统天下、无可撼动。

在这一“党资本主义”建立和成长的过程中,当然也有一些平民,由于机缘凑巧而“富起来”的,但他们的人数与规模都远不能与上述类型的人相比,因而也不是足以形成自由市场中的中产阶级。所以,整体观察,在“改革开放”以后致富的人,不是一般自由市场中的资产阶级,而是一个特权群体;他们的特权完全依附于党的当权派,自然不可能产生民主诉求,因为民主是不允许任何特权存在的。大陆观察家对于这一“党资本主义”早有深切认识,称之为“权贵资本主义”。据我所见,晚年赵紫阳在反思中也接受了这一概念。
future  china  intelligentsia 
august 2018 by aries1988
赵鼎新:加州学派与工业资本主义的兴起
笔者强调的是经济行动者的特性,以及与军事和经济竞争相关联的机制的重要性;笔者同时强调以私利为导向的工具理性成为可被正面价值观是工业资本主义兴起中的一个关键。

反事实思维在历史分析中按说是破坏目的论思想的利器,但实际上,它更多地被用来制造另一种奇思幻想的目的论,在其中,某一因素被无限地从历史情境中抽离、拔高,成为历史进程的主要推动力。

儒家学者则更多地将儒家思想视为道德体系而非超验真理。当李贽表达他的非正统的观点时,它引起的是李贽和与他交好的耿定理的哥哥耿定向之间带有私人性质的争论。主流儒生更感兴趣的是掌握理学经义以通过科举考试,而不是这种辩论。明朝中央政府甚至没有插手其间。

中国的城市仍有不同于欧洲城市的几个关键方面。最明显的是,中国的城市从来没有拥有过自治的政治和法律地位,并且它们也没有像中世纪一些获得特许状的城镇或自由城镇那样拥有属于自己的军队。因此,研究中国城市的学者都承认政治和行政命令对中国城市的命运有着决定性的影响。

面对国家的政治主宰和理学思想的统治地位,明清商人非常热衷于让他们的孩子接受儒家教育,取得科举功名并致仕。他们与地方官员建立密切的关系,并且与仕宦家族联姻。他们为政府征收税款,并且介入乡镇治理活动。他参与地方慈善活动,仿效士人的生活方式,旨在获取尊重与信任,并使得商业活动能更顺利开展。然而,这些经济行动者无法构建诸如自由主义或“看不见的手”这样的非正统的价值观来为他们的经营性行为正名,而且他们必须严格隶从官府。这些都显示了中国经济行动者的弱势,更进一步表明在西方到来之前工业资本主义很难在中国自发地崛起。

由于商业发展和繁荣,中国的富庶地区有着较高的生活水准,然而,明清时候的中国,技术创新并没有鼓励性的回报,理论/形式理性极不发达;最重要的是,新儒家意识形态没有面临重大的挑战,而商人无法利用他们的财富来获取政治、军事和意识形态方面的权力从而抗衡国家的权力。与欧洲情况不同的是,晚期中华帝国维持灿烂的商业的原因不是新儒家世界的衰弱和资产阶级力量的崛起,而是帝国庞大的领土和人口所带来的巨大市场和王朝中期特有的长期政治稳定。当欧洲人在19 世纪持着现代武器抵达中国时,中国并没有走向工业革命而是走向王朝的衰落。中国并非自发地迈入现代化,而是被西方和日本帝国主义拖入到工业化和现代化的历史进程当中。
debate  china  qing  ming  capitalism  modernity  society  state  question  europe  confucianism  to:pdf 
july 2018 by aries1988
一席 | 演讲 地下有个商王朝
#历史 /深圳/2017.06.10
实际上怎么回事呢?商朝的房子倒了,战国的朋友来这儿溜达,掉了一个豆把上去。问题解决了,我很开心。于是我回到考古队,我说大家不要不理我了,这个房子还是商代的。
archaeology  shang  china 
july 2018 by aries1988
葛兆光:中国是现代民族国家和传统帝国的混合体 | 政见 CNPolitics.org
我们把civilization这个词用来做一个普遍性的规则,而文化culture这个词我们把它说是中国传统的东西。我们认为就传统文化而言,各个民族没有高低之分,没有哪一个culture好一点,哪一个culture比较不好。但是,文明是有不同的,因为文明是要学习的,而且是跟知识、教养、秩序是有关系的。

我总觉得中国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例子。一方面呢,我在书里面一再强调:从公元1000年,也就是差不多宋代的时候,就已经有类似于欧洲nation-state(民族国家)的那种意识。这个idea不是制度上的,而是思想上的。但是另外一方面呢,中国始终保留了帝国的观念,帝国的制度。比方说,一直到后来,它都觉得应该有朝贡体制,有一个天下的、中央的、天朝大国的那种秩序。所以,中国的历史和欧洲的历史不一样的地方,就是说中国并不是从传统的帝国转向现代的民族国家,而是民族国家和帝国是混在一起的。也就是说,一方面它有现代民族国家的一些因素,但是它另外一方面又保留了帝国的想象和意识。所以,这两个东西并没有像欧洲那样从传统到现代。

在中国,正因为传统的帝国和现代的民族国家混在一起,所以现在很多问题都出在这里。它面对的是一个已经现代了的国际秩序,但是它又有很多传统的帝国想象。怎么办?我们之所以会讨论这个问题,其实和中国当下的问题有许多联系。比方说,中国政府在处理对外关系的时候和处理对内的民族问题的时候,有许多复杂的问题其实跟这个历史──跟这个特别的历史——是有关系的,所以就带来很多很多困难。你单纯地按照现代国际秩序、国际法则来处理问题好办,或者干脆你回到帝国时代去也好办,但是这两个混在一起的时候,就带来很多麻烦。你看看现在中国政府官员的脑子里,到现在仍然是这两个东西是混在一起的。

这种以父子关系为主轴的这种放大了的家族、家国的结构,才是孔夫子的思想基础。脱离了这个社会结构,孔夫子就变成了抽象的道德。但实际上在那个时候,他不是抽象的道德,他还是一套治理整个社会、建立政治秩序的一整套方法。

历史记忆在中国太多地被控制。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很多知识份子都希望重写历史,比如民间历史、公共历史(public history)。这样的东西,都是试图瓦解固定的、强大的、意识形态的那种历史记忆,这是大家都在做的事情。但是说实话,作用很有限,因为历史教科书你改变不了,公共的纪念性的东西你改变不了,还有电视电影要很多钱的,你也控制不了。所以你也没有办法

这些冲突呢,造成现在中国的很多问题。这些问题肯定都是跟历史有关的,这三个问题都来自历史,而且是很长的历史,可能是几百年的,甚至是一千年的历史。

马克思主义的论述方式和逻辑性对我们有影响,但是价值观大概影响很小,我们这一代人大概都会有这样的经历

您探索的这些关于身份认同、文化移入、跨文化现象、文化改变和文化的概念,这些问题从本质上而言都是人类学的问题。
像疆域民族国家宗教认同这样的问题,我们主要从历史角度来看,包括它的形成、变化和历史过程来看。但是,人类学会分析它的结构和现状这些问题。

在各个地方,你可以看到国家在塑造这些宗教的时候,它的力量很强。这一点跟西方的伊斯兰教和基督教很不一样。它们都是超越国家的宗教,超越了很多很多国家变成了一个宗教。可是佛教、道教本来都是一个宗教,但是在各个国家就变成了不一样的东西了,它们的命运也不一样。比如中国和日本的佛教完全不同,怎么理解这样的现象?
religion  ethnography  history  book  expert  china  today  interview 
july 2018 by aries1988
287期:你,为什么离开了中国?- Why did you leave China?

应老朋友友藏的邀请,我们跨越半个地球连线,对谈交流了移民这样的一个话题。大狗熊 2016 年从云南移民来到了新西兰,友藏 2013 年离开北京来到了加拿大,两个人背井离乡究竟是什么原因?对谈当中分享了各自移民的经历、故事和心得,都在这期节目当中。
expat  china  canada  vancouver  story  kiwi  couple  kid  why  success 
july 2018 by aries1988
被浪费的危机 - 火枪与账簿

中国无法在晚明主动完成现代化变迁,不是由于某种难以量化的民族性或文化传统,也不完全是因为地缘政治环境带来的竞争性压力不足,更根本的或许是因为这一变迁本身与中国社会之间存在着某种结构性冲突,从而使得围绕着新技术的活动要么未能转化为力量,要么是阻碍而非促进了国家力量的发挥。
book  critic  china  ming  technology  invention  innovation  why 
july 2018 by aries1988
季风亚洲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季风亚洲(Monsoon Asia)是受季风影响的亚洲地区。其界线西起塔尔沙漠东缘,向东经喜玛拉雅山脉、青藏高原东缘、大兴安岭一线。此线以东的地区在夏天受海洋暖湿空气影响,获得降水。冬季受蒙古高气压影响变得干燥。这是也解释了为什么在同纬度的中东地区、非洲和中美洲一片荒芜,但东亚地区却草木繁茂。季风亚洲鲜有冬季强降水纪录,如2004年十二月台湾豪雨、2013年十二月海南岛暴雨等。

由于季风不稳定,季风的时间与含水多寡对本地区的农业生产至关重要。由于季风具有雨热同期的特点,该地区水热条件配合良好,因此水稻可在该地区大面积种植,且种植北界接近黑龙江,是世界上水稻可种植纬度最高的地区。[1]
agriculture  climate  china  asia 
july 2018 by aries1988
« earlier      
per page:    204080120160

Copy this bookmark:





to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