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popularlog in

aries1988 : dissident   4

专访余英时:中国现代学术“典范”的建立

在《余英时作品系列总序》中,余英时先生自陈:“我的专业是十九世纪以前的中国史,就已发表的专题论述而言,大致上起春秋、战国,下迄清代中期,所涉及的方面也很宽广:包括社会史、文化史、思想史、政治史、中外关系史汉代等。”但诚如其所言,他涉猎广泛的研究也不是无的放矢,“我自早年进入史学领域之后,便有一个构想,即在西方(主要是西欧)文化系统对照之下,怎样去认识中国文化传统的特色。”

微观相当于考证,即对于具体历史事实做最彻底的考察和阐释,但这样的工作往往只见个树木而不见森林。因此在历史研究中,宏观绝不可少。宏观相当于孟子所谓“观其大”,其涵义比宋学所谓“义理”要丰富得多,这是“见森林”的必经之路。但“见森林”又不能不看清楚林中一颗颗的树,否则便不免如傅斯年的名言所说,可能将天际浮云当作森林了。

有关我研究中国史的构想所在,简略概括:在西方现代文化及其发展出来的普世价值挑战之下,我们怎样才能认识中国传统文化的特色?我认为只有抓住了它的特色,我们才能够认识中、西文化的异同,并进一步追问,中国文化中有哪些成分和现代普世价值是互相冲突的?哪些是可以互相呼应的?

我研究中国史特别选择变革时代的独特动态。因为这种独特动态最能显示出精神价值的流变。

已故陈荣捷先生毕生在美国介绍中国哲学和思想。他曾说,如果用一个词字来概括全部中国哲学史的话,那个字便是“人文主义”。这句话在西方已被普遍地接受了。陈先生的人文主义当然是指中国文化对“人”的尊重,尤以儒家为最显著。孔子的“仁”便是“人道”,孟子强调人性善,又特别提醒“人之异于禽兽”,更是把人的尊严提升到最高的地位。所以“天地之性人为贵”成为中国人的共同信仰。稍稍认识西方近代文化史的人都知道,“人文主义”兴起于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当时人文主义者特别倡导人的尊严和人在宇宙中的独特地位。这种人文主义的精神稍后进入西方教育界,塑造了西方现代的独立人格,其影响一直延续到十九世纪。西方自由和民主的成长得力于人文主义教育,无人不知,就不用再说了。

中古时期,由于种种原因,希腊文学传统已在意大利地区消失无踪,既无人讲授,也无人研究。直到十三四世纪以后,意大利人文学者才逐渐从法国图书馆中发现希腊文稿,包括荷马史诗的原稿之类,终于酿成了“文艺复兴”运动。这是文化价值失而复得的一个最伟大的史证。中国经史子集的典籍俱在,何况,当年在传统精神价值中成长起来的先一辈人,早就在有意无意之间把他们的价值意识传到下一代身上。所以“守先待后”决不是一种幻想。

1949年以后的大错误,不在其为“进步史观”,而在其“定于一尊”。

西方的思想界是开放的,种种不同的史观都出现过,其中还有反“进步”的史观大行其道的,如斯宾格勒(Oswald Spengler 1880-1936)的《西方的没落》(The Decline of the West)和汤因比(Arnold J Toynbee 1889-1975)的《历史研究》(A Study of History)

今天很少人还相信有什么普遍规律为各民族或文化所共有;更不相信西方是先走上“现代”阶段,其他各民族落后了一步,但最后也会赶上来。换句话说,现在不存在什么“进步史观”足以构成“挑战”的对象了。
confucianism  chinese  tradition  culture  crisis  evolution  west  book  leader  intelligentsia  taiwan  dissident  instapaper_favs 
october 2018 by aries1988
惑星之歌 | Pussy Riot:那群冲进球场的俄罗斯年轻人 – 中国数字时代

在晚期资本主义气息越来越浓厚的时代,大家不仅在今年的世界杯足球赛上看到了更加令人窒息的防守反击,对于抗议也似乎变得司空见惯,以至于不想再去思考背后的原因以及不再加以关注。但无论如何,她们冲进赛场的这一幕也让这次的决赛除了乌龙,点球,守门员注意力不集中被偷进球,和莫斯科的大于之外,让我们多了一个记住的理由。
worldcup  2018  russia  football  manifestation  dissident  politics  world  tv 
july 2018 by aries1988

Copy this bookmark:





to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