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popularlog in

aries1988 : emperor   6

平成:日本第一位新式天皇的谢幕|大象公会

二战期间,日本让荷兰丧失了荷属东印度殖民地,拘捕十余万荷兰平民,结果战后荷兰社会长期对日本保持敌对情绪,1971年昭和天皇访欧途径荷兰期间,有大量愤怒民众高举「战犯」标语,要求审判天皇,甚至向迎宾车队投掷鸡蛋和保温瓶,酿成严重的外交风波。

2019年1月2日,明仁天皇出席了平成时代的最后一次「一般参贺」,向前来庆贺的国民致以新年问候,笔者也在现场。
与想象不同,现场除去十几名穿着国旗样式服装的日本右翼外,很少有人高喊「天皇陛下万岁」,更多人说的是「你好」、「这么多年辛苦了」、「谢谢您」、「祝身体健康」等问候语。
japan  emperor  ww2  netherlands  anecdote 
april 2019 by aries1988
日本年号变迁与时代记忆 日经中文网

不可思议的是,明治(1868~1912年)、大正(1912~1926年)、昭和(1926~1989年)都通过年号形成了时代的印象。尽管没有合理的解释,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年号会改变人的心情。此次改元或许会成为走向全新日本的契机。

说起明治就想到维新,说起大正就联想到民主和浪漫,说起昭和则想到战争和经济增长。年号让人回顾起当时的时代。而平成似乎总带着抹不掉的负面印象。

被称为日本宪政之神的尾崎行雄曾在战败后这样提倡过。尾崎主张“为了让不论男女老少还是贵贱贤愚的全体国民都认清战败的事实,我认为应该改年号。年号可以带有‘新生日本第一年’的含义。或者是带有‘民主主义元年’、‘兴国元年’或‘投降2年’等含义”(《尾崎咢堂全集第10卷》195页)。
japanese  year  calendar  time  emperor  history  future 
april 2019 by aries1988
访谈|魏斐德:中国的编史有太多的“褒贬历史”

远在汉朝之前,每个皇帝都必须配有两名史官,一位在左一位在右,做大量的记录。史官不仅记录皇帝的行动,在某种意义上还有历史的评判。中国的编史有太多的褒贬历史,从中你会谴责那些犯错误的人,赞扬那些正直伟大的领袖。这个历史还在继续着。比如,当中国人谈到1989年春夏之交发生的事情,他们会说历史自有判断或历史即将会有清算的。坏的一面是,这使历史变为一种审判的,甚至是伊索寓言式的方式来看待事件。好的一面是,它赋予了历史极大的威信,几乎赋予了历史学家所做的事情宗教上的意义。毕竟,除了历史学家,谁能告诉你已经发生了什么或者一个人是做了好事还是坏事?像法国人一样,中国人也感到沉重的历史重担。
chinese  emperor  historiography  historian  interview 
september 2018 by aries1988

Copy this bookmark:





to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