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popularlog in

aries1988 : employee   3

反996运动全纪录:想通过代码改变世界的人,为何难以改变加班现状?|深度|端传媒 Initium Media
如果一个程序员想在Github上修改一个开源软件,他可以将源代码“分支”(fork)一份,在新的拷贝上进行修改,然后提出“拉回申请”(pull request,简称PR),软件的维护者会审阅他的修改,觉得合适就会接受PR,将修改纳入软件中——这使得每个程序员都可以参与完善软件。如果一个程序员的修改和项目创始人的意愿相悖,也没关系,他可以将源代码复制出来另起炉灶,如果他的修改在社区里获得了足够的支持者,那这个新项目在关注度上就会逐渐取代原有项目。

这就是开源软件的开发模式,一旦开源,软件未来的发展方向就不再掌握在创始人手中,而是由社区里所有对其做出贡献的成员共同决定的。反996运动的演化速度和声势与这种开发模式密不可分,它可以吸引尽可能多的程序员参与、鼓励尽可能多新的形式被发明出来,同时,它的进展方向也是不确定的、流动的。

斯托曼在政治上持激进的左翼立场,在他看来,专有软件是一个社会问题,它不尊重用户和社群的自由,将开发者或版权所有者的权力凌驾在用户之上,甚至可能侵害到用户权益,比如侵犯隐私。因此,允许用户查看、修改、分发软件的源代码,是为了保障用户的基本自由(essential freedom)。而在“开源软件”的支持者看来,开源的目的是为了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一起开发更多更好的软件,因此,要制定一个更加宽松、去道德化、不排他的开源标准。

老鹰觉得,除非被逼到一定份上,程序员这个近乎“鸵鸟”的群体绝不会“揭竿而起”。“这个群体比在校学生更乖、比一般白领更宅、比普通工薪阶层思维更简单。”

关于996的讨论,没能走上反思加班文化、甚至反思资本主义工作伦理的方向,也没能形成与其他行业的联动,相反,讨论被职场励志鸡汤、狼性文化和丛林法则混淆,陷入了僵局。

王行坤认为,其去中心化的组织方式也是原因之一:“以往工人运动都是知识分子、NGO参与组织,这次程序员通过Github实现了自组织。”这种组织方式的优点是民主、开放,可以让更多人卷入,并在其中享有话语权;但缺点也很明显,那就是缺乏紧密组织,没有统一纲领,因此很难持久。王行坤认为,当这样自组织的群众运动发展到一定阶段的时候,还是需要知识分子和有一定理论基础的活动家介入——不是去指导运动,而是在相互学习中制定出运动的纲领和方向。
2019  activism  employee  rights  programmer  china  corporation 
10 weeks ago by aries1988
程序员对 996 的反抗引来全球关注,它是如何以程序员自己的方式建立起来?
本文作者: 唐云路 罗骢 一场关于劳工权益的抗议在过去一周里爆发,让中国互联网公司习惯的 996(早九点、晚九点、一周六天)加班时间成为中国乃至全球关注的焦点。 有程序员发起了一个抵制 996 工作制的项目 996.ICU…
reportage  2019  china  employee  movement  online  github  workplace  work  capitalism  it 
april 2019 by aries1988

Copy this bookmark:





to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