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popularlog in

aries1988 : hefei   26

Twitter
RT : 18:59,城市时间线的拐点,等待在肥西路的餐车招牌像弹幕一样鱼贯而出,左转弯去占据夜市摊位。
hefei 
may 2019 by aries1988
Twitter
晚上吃的皖北地锅鸡有十三张桌子,夫妻俩经营,没有服务员,他们上四年级的孩子楼上楼下的帮忙端茶送菜加汤,收拾台面,表情不耐烦,却并没有怨言,他推着装满用过餐具的箱子,是一个小大人。
photo  restaurant  anhui  hefei  family 
january 2019 by aries1988
glossy privet (Ligustrum lucidum)
Ligustrum lucidum (broad-leaf privet, Chinese privet glossy privet, tree privet or wax-leaf privet) is a species of privet (Ligustrum genus), a flowering plant in the olive family, Oleaceae, native to the southern half of China and naturalized in many places: Spain, Italy, Algeria, Canary Islands, New Zealand, Lesotho, South Africa, Japan, Korea, Australia, Norfolk Island, Chiapas, Central America, Argentina, and the southern United States ( (Source: Wikipedia. Photo: (c) beckyburkett, all rights reserved)
hefei  plant 
august 2018 by aries1988
TNT on Instagram: “房租涨到两万六之后,爱知书店开始了2009年之后的第二次搬迁,崔先生和他的家人们正在把书籍下架打包装车,新址在隔壁的香街,有更大的空间去开展读者活动;爱知书店创
47 Likes, 11 Comments - TNT (@niutian) on Instagram: “房租涨到两万六之后,爱知书店开始了2009年之后的第二次搬迁,崔先生和他的家人们正在把书籍下架打包装车,新址在隔壁的香街,有更大的空间去开展读者活动;爱知书店创办于1997年,现在和女儿共同经营,我第一次购书是2000年4月,记得有一天下午,踩着吱吱作响的木楼梯,见到《追忆似水年华》。#爱知书店…”
bookstore  hefei 
august 2018 by aries1988
“人工智能”一剂强心针,能让埋头写考卷的中国学生更加聪明吗?|深度|端传媒 Initium Media
在中国安徽省的合肥第六中学,学生们使用一个名为“智学网”的教学平台两个月后,原本年级排名仅第十二位的班级,学习成绩迅速提升至第一名。

这套智学网的开发者是科大讯飞,一家主体为中国科技大学孵化而成的高科技公司,专攻的方向是人工智能(AI)及语音技术。科大讯飞在2016年的国际多通道语音分离和识别大赛(CHiME)中,打败微软和谷歌,成为全球第一,名声鹊起。

合肥八中自然也不例外。作为安徽省的省级重点中学、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的母校,合肥八中在2016年的高考成绩,本科达线率将近100%(99.3%),意味着几乎所有学生都考上大学;其中“一本”(指在高考录取中第一批招生的大学,多是名校)达线率是94.33%,是合肥市的第一名。对于成绩和升学率的竞逐,以高考为节点,每年都在合肥八中上演。
ai  hefei  school 
november 2017 by aries1988
Twitter
RT : 市区上游的南淝河,是少数还没有被地产商染指的路段,之后的几十公里沦为排污河,一直流入巢湖。#河流
hefei  photo 
november 2017 by aries1988
街头摄影师刘涛的前半生:为了等一只猫跳到窗框上

刘涛此前的拍摄都是在合肥,他在这里出生、读书、工作。除此之外,他对世界的认识都来自书籍和网络,他每天在自家的电脑上浏览大量摄影作品,看玛格南大师,看Flickr上国外摄影师刚出炉的作品,看森山大道的摄影集—— 拍照都是一回事儿,跟日本新宿比起来,合肥的区别也不大。他最喜欢的摄影师是Alex Webb,刚出名时接受记者采访,刘涛说,Alex把城市里的建筑、栏杆、街上的行人都拍得很有味道,这些元素合肥也有。

回到合肥,刘涛带回来了德国的毛病,更格格不入了。刘涛也开始像德国人一样,买一罐啤酒边走边喝,别人就觉得我这人有点……合肥街头很难找到不吃菜,一个人光喝酒的。

去年6月份开始,我们单位搞了一个步数比赛,到现在正好一年。我去年平均每天走2万5千步,周末不拍照步数少一些。街拍时一天走15公里,肯定胖不起来了。
hefei  photography  life  city  street  germany  story  refugee  moi 
august 2017 by aries1988
南方周末 - 不是记者也不是城管 刘涛的“野生摄影”
每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刘涛都会在街头长时间暴走。前不久刘涛去南京做活动,虽然下着大雨,但他一下火车还是一头钻进居民区,暴走到凌晨两点。如果对一个城市不了解,没有基本的概念,就不好把握,所以要尽可能地看清楚。刘涛一般会深入老居民区,可能不会有太出彩的地方,但是会发现很多市民的生活细节——下班、出门、遛弯。他注意到南京很多细节与合肥不一样,小区都很安静,街上商店的音响不会把音量开得很大,垃圾筒是黄色的,居民的穿着打扮文化程度更高一些,普通老百姓更注重隐私。
hefei  photography  life  people 
august 2016 by aries1988
纸的时代书店(厦门) | 文艺生活周刊
《文周》:书店有什么目标或者愿景呢?
林惠敏:我们希望书店以后能成为一个文化地标,一道城市里的文化风景。我们希望这里是一个思想交流和思维碰撞的地方。我们曾经设想过,当大家围坐在一起交流的时候,提到某本书上的某个论点,如果大家存在分歧的话,可以马上架上梯子爬到书架顶端,取出那本著作,翻到书里阐述那个问题的一页,然后说:“看,书里多少多少页里是这么写着的”,于是将那段话大声地朗读出来……
bookstore  hefei  idea  project 
february 2016 by aries1988

Copy this bookmark:





to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