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popularlog in

aries1988 : imperialism   2

1999:大使馆的血、北京的游行,与世纪之交的中国知识分子|深度|端传媒 Initium Media

出生于毛时代后期的一代人,少年时代的文化生活并不丰富,从冷战中社会主义阵营引进的为数不多的译制片,被视作珍宝。游击队电影在1980年代进入中国,因其叙事节奏快、故事复杂,区别于早年引入的社会主义电影的情节扁平、人物刻板,受到热烈欢迎。男孩们在课后扮演《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Valter brani Sarajevo)电影中游击队员的角色,想象着像里面的英雄一样牺牲。他们乐此不疲地对接着暗号:“请给我放大一张我表妹的照片!”,“空气在颤抖,仿佛天空在燃烧!”“是啊!暴风雨就要来了”……那些电影塑造了一代人的记忆,让他们对南斯拉夫有着童年乡愁般的亲近感。

“如果放在具体的历史语境中,我想当时的情感体验跟客观现实之间是有一定距离的”,二十年后再回溯,黄纪苏认为,“国际社会如何对人道主义灾难进行干涉是一个值得深入讨论的问题。但在当时,无论是南斯拉夫,还是美国,都是作为符号进入了中国人的情感经验”。

现任教于中央戏剧学院戏文系的赵志勇1999年正在武汉大学读书,武汉没有美国领事馆,只有位于汉口的法国领事馆,他记得他的同学走几小时路到法国领事馆示威,一位同学鞋子走坏了,光着脚从汉口走了回来。

王炎也认为,1999年大使馆被炸事件标志着民族主义不再被国家所垄断,它开始成为具有高度能动性的民众力量——尽管它不一定总是正面的。

“主权与人权之辩”是科索沃战争在全球知识界开启的重要问题
以哈贝马斯为代表的“人权派”支持北约对发生在科索沃的种族清洗进行人道主义干涉,而以乔姆斯基( Noam Chomsky)为代表的“主权派”则批判美国为首的利益集团重塑后冷战时代新世界秩序的野心。

当“美国”取代了“工人阶级”,成为了活跃于全球化时代的中国左翼绕不开的问题,他们如何弥合民族主义情感结构下的主权国家视角,与共产主义运动历史中“无产阶级没有祖国”式的国际主义情感结构?

在资本主义穿透一切的时代,后冷战时代的自由主义意识形态视“主权”为最大的障碍——“人权”话语经常扮演着后冷战时期中心地带对边缘地带的掠夺工具。“国际主义”改弦更张被新自由主义经济秩序所接管,而参与这套天罗地网般的经济秩序,又只能以主权国家为单位。后发国家的左翼在对抗这套经济秩序,捍卫边缘国家在这套游戏规则中不成为中心国家经济上的殖民地时,似乎不得不站稳主权国家的位置。

二十年后的今天,中美贸易战打响,美国垄断的信息秩序对中国民族资本的封锁,再度点燃了从知识界到民间的反美民族主义情绪。
politics  left  chinese  2009  history  usa  imperialism  marxism  nationalism  anti-american 
8 weeks ago by aries1988
英国人为什么对鸦片战争避而不谈?_文化课_澎湃新闻-The Paper
有一位评论我这本书的英国学者提出了这么一个问题,为什么鸦片贸易会被大多英国人遗忘,而奴隶贸易却会被记住?这位学者猜想是否因为奴隶贸易是以“主动废除”这种方式结束,但英国政府之所以放弃鸦片贸易,却是碍于外部压力。

我认为不存在绝对的“历史真相”,即便在中国或英国国内,国人对同一个历史事件也会有不同的理解与记忆。在“集体记忆”中,必然有许多人不同的“个人记忆”。在任何情况下,历史学家都不可能重建历史事件的全貌和复杂性,留下的史料也永远不会是完整的。
而在任何国家或文化里,历史叙事无一例外地被赋予了政治意义,对历史的解读也深深影响着统治者和政治家的立场合理性。
即便如此,历史学家依然有一个很重要的工作,就是尽可能挖掘第一手史料,从而提醒当代读者历史的复杂性,并鼓励读者重新对史料进行研读,以得出自己的结论。
interview  uk  war  qing  book  imperialism  education  chinese 
october 2018 by aries1988

Copy this bookmark:





to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