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popularlog in

aries1988 : king   3

葛兆光:十八世纪中国的盛世危机

徐中约《中国近代史》曾经把大清帝国“国运逆转,由盛到衰”,归咎于“行政无能”、“腐败普遍”和“财政窘迫”,这当然有一定道理。但我想和大家讨论的是另外三点:第一,帝国庞大疆域和复杂族群,造成控制成本过大;第二,思想文化与意识形态无法面向世界,越来越凝固和僵化;第三,归根结底,是皇权或国家权力过于集中,封杀了变革的可能性。

在二十世纪上半叶之后,“训政”与“党国”成为主流的时代,更是变本加厉。那么,在皇权笼罩一切的专制政治制度底下,说得好,唯有“得君行道”的路径和“作帝王师”的理想,说不好就只能“著书都为稻粱谋”。知识分子怎么能轻易挣脱专制皇权、政治制度对文化思想的钳制?而在专制皇权、政治制度的控制之下,自由思想空间越来越窄仄,我们又怎么能相信凭着这种传统,中国能给世界带来惠及全球的价值,发展出保证现代科学、技术和经济自由发展的制度?

当四库全书的编纂,鼓励了学者们把精力和智慧都用在古典的注释和发挥上的时候,可是,欧洲的实用知识却在发展和整合。

在中国,皇帝就是政治权力、神圣象征和文化真理三合一的,以前史华兹(Benjamin Schwartz)就说中国是“普遍王权”(Universal Kingship),皇权或者国家的权力太大,始终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在我们有关历史的印象中,华盛顿好像比乾隆皇帝晚得多,好像华盛顿是现代的事情,乾隆皇帝好遥好远,其实,他们是同时代人,他们两人同样在1799年,也就是漫长的十八世纪最后一年去世,不是华盛顿近乾隆远,只是从制度上看,确实一个太古代,一个很现代。
qing  talk  opinion  comparison  west  question  king  politics  government  19C  china  book 
february 2019 by aries1988
就士游 | 陈浩武:从启蒙运动到大革命——法国旅行手记(下)
如果我们把法国的历史追溯到墨洛温王朝,在公元714年,查理马特成为墨洛温王朝的宫相,这位勇敢而坚毅的人物,由于在公元732年“图尔之战”中击败阿拉伯大军,赢得“锤子”的称号,而导致他的家族的崛起。其子“矮子丕平”在751年由教皇加冕,取代墨洛温而建立加洛宁王朝。

丕平的儿子即为查理曼大帝,他在公元843年公布《凡尔登条约》,将全部欧洲分为三块,即东法兰克,西法兰克和中法兰克,分别封给他的三个儿子领有。其中东法兰克即今天的德国;中法兰克即今天的意大利;西法兰克即今天的法国。为什么今天欧盟会结成一个整体?因为他们本来就是一家人!西法兰克(法国)的加洛宁王朝在公元984年被卡佩王朝继承,主要是没有男性子嗣,卡佩王朝是其母亲一系。

卡佩王朝至公元1328年被瓦卢瓦王朝所继承,其原因也是男性子嗣的灭绝。瓦卢瓦王朝第一任国王弗朗索瓦一世,就是前面讲到的达.芬奇的密友。瓦卢瓦王朝的最后一任国王亨利四世在1589年被刺杀死亡后,无男性子嗣传位,被波旁公爵一系继承,也就是波旁王朝。这个王朝在法国大革命中被推翻。再往后,就是拿破仑上台当了皇帝。
kingdom  king  france  history  paris 
october 2018 by aries1988
愤怒的民族,暴躁的皇帝:威廉二世与德意志帝国的战争之路

拿破仑的外交大臣瘸子塔列朗有一句名言,那天他看着一位战场上的英雄,拄着拐杖大踏步走向拿破仑皇帝,于是对身边的人说他只是生理上瘸,而我则是心理和生理上都瘸。
deutschland  king  war  bio 
october 2018 by aries1988

Copy this bookmark:





to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