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popularlog in

aries1988 : modern   10

你家的高层住宅,真的能住满70年吗?|大象公会
房子质量再好,也无法逃脱高层住宅沉沦的宿命。
文|姚白莞
from:rss  moi  immobilier  china  crisis  management  architecture  modern  law  association 
november 2018 by aries1988
Why it’s scary writing ghost stories
By contrast, a 21st-century ghost story set in 21st-century Britain can seem an anachronism. There are two ways to account for this. Ghost stories have long been seen as primarily a Victorian preoccupation, and every contemporary writer who sets a ghost story in the past furthers the notion that the present is not a suitable setting for such a tale. There is also the question of belief. To the Victorians, ghosts were real; it gave their ghosts stories a menace and an edge that our contemporary stories can’t match.

Except, of course, we do see them again. In the weeks and months after someone has died, they are often there in the corner of your eye. You see them in one person’s gait, another person’s hairstyle, a third person’s gestures. We know death has happened well before we learn how to believe it. From this place of sorrow and terror and incomprehension, the ghost story arises. Literary tastes shift with the seasons, but ghosts will always be with us, whether we believe in them or not.
death  ghost  modern  life  literature 
october 2017 by aries1988
资本主义是怎么诞生的?历史社会学家这么说 | 政见 CNPolitics.org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二十世纪中后期的一大波研究转而强调农业生产力发展的作用。在这批学者看来,十八世纪英国的特殊性不在于城市工商业精英的活跃,而在于农业生产力出现了质的飞跃。一方面,农业生产力发展解放了大量剩余劳动力;另一方面,农业生产创造了大量价值,这些价值进一步转化为工商业投资,这才有了工业革命。

彭慕兰给出了一个“资源决定论”的解释:将英国和中国区分开的关键因素是自然资源。英国在十八世纪发现了大量容易开采、运输的煤炭,同时美洲殖民地也向英国源源不断输送各种资源,这才使得英国在经济发展中占据关键优势。

孔诰烽认为,资本主义要想兴起,农业生产力的发达确实是必要的,但这只是必要条件之一。相对独立而活跃的城市工商业精英阶层,是另一个必要条件。农业发达、工商业精英活跃,这两个条件缺一不可。在孔诰烽看来,这一分析框架,能很好地解释英国、中国和日本在发展轨迹上的差异。

清代中后期的一个普遍趋势是,商人发家致富之后,往往热衷于办学校、鼓励子孙后代考科举、在农村购置地产。大量的商人家庭致力于转型成为吃俸禄的官僚阶层或者吃地租的士绅地主阶层,愿意代代经商的少之又少——这种现象在徽商群体中尤其突出。这一现象造成的结果是,虽然不断有平民通过经商致富,但商业资本无法一代一代地积累起来,也无法持续转化为工商业投资,而是最终“转回”到农业中。

孔诰烽指出,政府在处理城市阶级矛盾时倾向底层的立场,是导致工商业精英更愿意放弃经商、积极向官僚和地主士绅转型的重要因素。而工商业精英普遍热衷于向官僚和地主士绅转型,使得十八世纪的中国不存在真正独立而活跃的城市工商业精英阶层,也就无法将农业产出有效转化为自我增殖的工商业资本。

这样看来,明治维新之后的日本之所以能走上资本主义的发展道路,是因为政府通过繁重的农业税负将农业产出集中起来、进行工商业投资,在此过程中培育出相对活跃的城市工商业精英阶层。这个由国家“制造”的工商业精英,成为了日本迈向资本主义的关键。

针对孔诰烽的观点,另一位历史社会学家Mark Cohen提出了不同意见。在2015年发表于《美国社会学评论》的研究中,Cohen指出,要想真正弄清楚资本主义是如何到来的,就必须对前资本主义经济体的运行模式有更加透彻的理解。

在Cohen看来,前资本主义经济体的特征可以总结为两个基本要素。第一,农业生产是最为主要的生产活动,而作为农业生产直接参与者的农民,基本上是自给自足的——他们通过自己的生产来满足各种物质需要,基本不依赖于市场交换。第二,精英群体的收入来源是从农民那里掠夺他们农业产出的一部分,而这种掠夺主要通过政治手段完成——精英们的“掠夺权”来自于他们的政治地位或者手中所掌握的暴力工具,他们本身不直接介入农业生产。

前资本主义经济体中出现繁荣的商业并不奇怪,但这种商业有着特定的政治经济基础。随着农业生产力发展,政治精英们从农民手中掠夺的财富越来越多,他们的消费需求也越来越旺盛。前资本主义经济体中之所以出现商业,本质上是为了满足这些政治精英的消费需求,因为广大农民自给自足、基本上没有市场消费需求。

前资本主义经济体中的商业不可能一直繁荣,商人群体和商业财富也不可能通过工商业投资而持续扩大生产规模和市场贸易规模。(中国:科举+政治环境不稳定+私有财产保护法律欠缺)导致家族财产继承甚至不能得到保障)某种程度上说,转型成握有政治权力、靠掠夺农民为生的精英士绅阶层,根本就是商人群体所能选择的最为保险的长期策略。在Cohen看来,这是前资本主义经济体的普遍现象。

从Cohen的理论框架看,“活跃的城市工商业精英”本身并不是历史变革的逻辑起点,而只是一种更深层变革的表面现象。

在满足了“农业生产力持续发展”的物质条件之后,资本主义转型的核心问题,不在于城市工商业精英是否活跃,而在于这个倚仗政治权力的、不直接参与农业生产的、纯靠吃地租等方式掠夺农业产出的传统精英阶层——这个前资本主义经济体中最为关键的行动者群体——能否被消灭。

更深层的变革,便是打破前资本主义社会中“自给自足的小农——掠夺农民的精英”这个二元格局。只要这个二元格局不被打破,“活跃的城市工商业精英”就不可能出现。

历史社会学家Vivek Chibber指出,在十七世纪早期之前,英国的主要农业生产方式就已经变成了由土地所有者直接组织雇佣工人进行生产、通过市场交易将产出变为利润的“类资本主义”方式,“自给自足的小农——掠夺农民的精英”二元格局已不复存在。

Cohen, M. (2015). Historical sociology’s puzzle of the missing transitions: A case study of early modern Japan. 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 80(3), 603-625.
Hung, H. F. (2008). Agricultural revolution and elite reproduction in Qing China: The transition to capitalism debate revisited. 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 73(4), 569-588.
sociology  modern  history  uk  china  japan  debate  theory  economy  development  comparison 
october 2016 by aries1988

Copy this bookmark:





to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