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popularlog in

aries1988 : polemic   4

刘擎:2018西方思想年度述评(观念/文化篇:自由主义之死与智识争论复兴)
【編者按】本文為華東師範大學劉擎教授自2003年起所撰之「西方思想年度述評」系列第16年作品下篇,首發於《騰訊·大家》欄目,略去部分內容和全部文獻註釋。完整印刷版將在《學海》雜誌發表。端傳媒經作者及《騰訊·大家》授權刊發,以饗讀者。

令人憂慮的是「自由主義造就了現代世界,但現代世界正在背離自由主義」。如果要復興自由主義的活力,必須反省它失去活力的多種成因。在社會經濟方面,需要反省自由主義崇尚的「優績制」(meritocracy)競爭對造成貧富差別與社會固化的影響。在文化方面,檢討「身份政治」的局限,在正當回應族群歧視的過程中,沒有防止它演變為「宗派憤怒」的傾向。在國際與地緣政治方面,自由派也沒有足夠的智慧和勇氣來捍衞「二戰」後形成的同盟和自由制度體系。在政治上,當政的自由派已經變得越來越保守,傾向於維持現狀,而完全忘記了自由主義最初的激進立場。

沃森的觀點可能在政治上不正確,但如果在科學上是真實的呢?難道科學真理應當屈從於政治正確的管制嗎?

回應這種鏗鏘有力的質疑其實並不困難,而且可以斬釘截鐵:沃森的這種觀點首先在科學上錯誤的(雖然他是一位科學大師),因為在生物學意義上,「種族」類別(白人、黑人、黃種人等)並不存在,這早已是學術界的普遍共識。

社會生活中使用的種族分類,是文化和政治塑造的概念(所謂「社會建構」),並不具有對應的生物學依據。這是目前生物學和人類學界的主流觀點,已經有大量的研究證據支持,也有許多相關的科普作品傳播。

萊克認為不應當迴避研究不同人群(populations)之間的遺傳差異。他明確反對一種流行的誤解:由於人類來自共同的祖先,人群相互分離的時間不久,不足以在自然選擇壓力下形成重要的遺傳差異。「但這不是事實」,他指出「東亞人、歐洲人、西非人和澳大利亞人的祖先(直到最近為止)幾乎完全相互隔絕了4萬年或更長的時間,足以讓進化力量發生作用」。人群之間的遺傳差異不僅客觀存在,而且會影響某些遺傳疾病、特定的身體性狀甚至行為和認知能力在人群之間的概率性差異。

研究人群遺傳差異是一把雙刃劍:在很多情況下它會揭露「種族」概念的虛假性,瓦解絕大多數的刻板印象,但遺傳學的發現也有可能會確證某些刻板印象。在這種情況下,科學發現的隻言片語會被某些願意信奉種族主義觀點的人用來證明自己正確。恰恰因為存在這種可能性,萊克才要在文章中直面這個問題。

美國大學招生同樣以「擇優錄取」為主要原則,反映了美國的「優績制」(meritocracy)的價值取向,但其公平原則也包含對弱勢群體的「補償正義」觀念,突出體現於「平權法案」(Affirmative Action,又譯作「肯定性措施」)。此外,還會兼顧「文化多樣性」的目標,可能會考慮校園的「族裔平衡」(racial balancing)。擇優錄取、補償正義和文化多樣性,這三重維度之間存在張力,每個大學有自己側重與應對策略。
summary  read  2018  west  intelligentsia  journalism  liberalism  opinion  race  usa  debate  polemic  university  elite  policy  scientist 
february 2019 by aries1988

Copy this bookmark:





to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