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popularlog in

aries1988 : qing   20

When Asia Ruled the World
Nonfiction The Pudong skyline, Shanghai. Credit Lauryn Isha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Amazon Local Booksellers Barnes and Noble When you purchase an independently…
contrarian  west  empire  conflict  world  war  success  europe  fail  qing  ottoman  book  opinion 
18 days ago by aries1988
大洪水跑路指南,1860|大象公会
长毛之乱彻底改变了江苏省长江南北的人口分布格局。苏南人口从战前的2275.8万人下降到963万,苏北则仅从2154.5万轻微下降至2048.6万。北多南少的人口格局由此确立,江淮官话也取代吴语,成为省内第一大方言。
taiping  1860s  qing  jiangsu  zhejiang  hangzhou  region  stereotype  hate  flooding  disaster  survive 
7 weeks ago by aries1988
葛兆光:十八世纪中国的盛世危机

徐中约《中国近代史》曾经把大清帝国“国运逆转,由盛到衰”,归咎于“行政无能”、“腐败普遍”和“财政窘迫”,这当然有一定道理。但我想和大家讨论的是另外三点:第一,帝国庞大疆域和复杂族群,造成控制成本过大;第二,思想文化与意识形态无法面向世界,越来越凝固和僵化;第三,归根结底,是皇权或国家权力过于集中,封杀了变革的可能性。

在二十世纪上半叶之后,“训政”与“党国”成为主流的时代,更是变本加厉。那么,在皇权笼罩一切的专制政治制度底下,说得好,唯有“得君行道”的路径和“作帝王师”的理想,说不好就只能“著书都为稻粱谋”。知识分子怎么能轻易挣脱专制皇权、政治制度对文化思想的钳制?而在专制皇权、政治制度的控制之下,自由思想空间越来越窄仄,我们又怎么能相信凭着这种传统,中国能给世界带来惠及全球的价值,发展出保证现代科学、技术和经济自由发展的制度?

当四库全书的编纂,鼓励了学者们把精力和智慧都用在古典的注释和发挥上的时候,可是,欧洲的实用知识却在发展和整合。

在中国,皇帝就是政治权力、神圣象征和文化真理三合一的,以前史华兹(Benjamin Schwartz)就说中国是“普遍王权”(Universal Kingship),皇权或者国家的权力太大,始终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在我们有关历史的印象中,华盛顿好像比乾隆皇帝晚得多,好像华盛顿是现代的事情,乾隆皇帝好遥好远,其实,他们是同时代人,他们两人同样在1799年,也就是漫长的十八世纪最后一年去世,不是华盛顿近乾隆远,只是从制度上看,确实一个太古代,一个很现代。
qing  talk  opinion  comparison  west  question  king  politics  government  19C  china  book 
8 weeks ago by aries1988
黄宇和:21世纪初西方鸦片战争研究反映的重大问题-中国社会科学网
根深蒂固的西方偏见之一,是英国人坚称其发动鸦片战争是正义的,所持理由是扫除广东十三行强加于外国商人的种种极度苛刻的通商条件与限制,近乎于种族歧视。

盖尔伯把其研究第一次鸦片战争的心得,归纳如下:
从英国的政治角度看,1840—1842那场与中国的战争,并非一场鸦片战争,而只是区区一些地方性的小摩擦。英国坚决反抗那腐朽透顶,却高高在上而又狂妄无知的中国,坚决维护英王的尊严,坚决保护英国男女的性命安全,坚决追偿被中国政府抢夺了的财物。没有任何一个伦敦人,也没有任何一个带兵攻打中国的军官,会认为该场战争与鸦片有任何关系。若中国人有本领堵塞鸦片走私,就让他们大显身手吧,英军则绝对不会代劳。那场战争,打起来不费吹灰之力;却后患无穷,盖数十年后,传教士目睹中国的苦难,悲天悯人,错误地怪罪英国把鸦片强加于中国,才改变了英美舆论。

他进一步阐明其理论说:“鸦片在中国以外的地方,包括英国和印度,都是合法的,单单在中国不合法。结果在中国,不但成千上万的中国商人与黑帮,疯狂地走私鸦片;就连最上层的高官,也染指其中。”
opinion  qing  uk  war  west  narrative 
october 2018 by aries1988
英国汉学家蓝诗玲:很多英国人对鸦片战争深感内疚-文化读书频道-手机搜狐
由于“黄祸论”,中国人移民到英国、美国和法国,要面对太过残酷的种族主义。想了解这种气氛,可以看老舍在1920年代写的《二马》。老舍还可以写得更极端一些。对于在英国的中国人,那个时候确实很残酷、很困难。

鸦片战争是很可能引起争议的主题。我每次出书,没法做到权威,但要按个人能力尽量去了解。写作一本书,你才真正开始处理对某一历史事件的理解。虽然不可能完美,但还是稍微有一点点进步。我想尽量做到的,是不要把这场战争写得太情绪化。虽然冷静很困难,但历史学家应该尽量客观。关键在于,历史学家能不能看大量第一手资料,然后把意思反馈或表达给读者们,让读者自己去处理内部的矛盾。中国人在鸦片战争中是受害者。这场战争的后果太严重了,必须尽量了解战争的意义或脉络。
interview  uk  book  war  qing 
october 2018 by aries1988
英国人为什么对鸦片战争避而不谈?_文化课_澎湃新闻-The Paper
有一位评论我这本书的英国学者提出了这么一个问题,为什么鸦片贸易会被大多英国人遗忘,而奴隶贸易却会被记住?这位学者猜想是否因为奴隶贸易是以“主动废除”这种方式结束,但英国政府之所以放弃鸦片贸易,却是碍于外部压力。

我认为不存在绝对的“历史真相”,即便在中国或英国国内,国人对同一个历史事件也会有不同的理解与记忆。在“集体记忆”中,必然有许多人不同的“个人记忆”。在任何情况下,历史学家都不可能重建历史事件的全貌和复杂性,留下的史料也永远不会是完整的。
而在任何国家或文化里,历史叙事无一例外地被赋予了政治意义,对历史的解读也深深影响着统治者和政治家的立场合理性。
即便如此,历史学家依然有一个很重要的工作,就是尽可能挖掘第一手史料,从而提醒当代读者历史的复杂性,并鼓励读者重新对史料进行研读,以得出自己的结论。
interview  uk  war  qing  book  imperialism  education  chinese 
october 2018 by aries1988
內亞海洋與帝國秩序(二):虛弱帝國 – Zhongjing Liu | 劉仲敬 – Medium
一个部族链和西域中亚这些城邦链之间,形成了某种生态性的分工体制,导致战争体系和贸易体系有了一定的契合缘故,因为这种东西不是一个单纯的部族甚至是征服者能搞出来的。而是许多个小邦和各个部族之间形成了某种分工合作,彼此配合体系,才能够最大限度地加快物流的速度。

到了蒙古帝国入侵前夜,内亚的这个海洋,内亚的陆海的流动速度,已经是超过了东面西亚各帝国内部的交流速度。他们之间服装,文化,歌谣这些东西,传播速度都是非常快的。

唐王朝的生命线,也就是从宣武到淮南这条运河运输线

南方运输线起点是淮南节度使控制的扬州,终点是宣武,就是汴梁,汴梁到扬州这条线是财政生命线,这条线大多数人都是比较清楚的。但是另外一条线同样重要,就是从长安到云中、河套这条武士输入线。高骈切断了南方这条线,而李克用切断了北方这条线。

后来的辽金元清,他们最初的起源都是一个特殊的边区社会,这个边区社会的组织形式,跟残唐的藩镇非常相似,他们由小的部落武士组成,但是部落武士不依靠部落本身为存在的依据,而是依靠收养义子的方式

收养你的效果,不是说你要在血缘上跟他怎么样,而重要的就是,让你加入这个军事兄弟会,而这个军事兄弟会,将来就是未来统治者的核心。这个军事体制,它原先无疑是在中亚草原上产生的,但是最后在西亚伊斯兰教的文明,和远东东亚这些文明中间,都发挥着异常核心的作用。

唐代灭亡以后,东亚王朝的统治中心,从西北移向东北

辽、金、元、清这种体制,代表着东亚历史一个最新的发展阶段,它的意义可能跟周人入侵殷商以后,开辟了周人的封建贵族制度意义差不多重要的。它建立一种双元的帝国体制。说是双元体还是比较简化的说法。它实际是一个类似于后来英印帝国的体系,这个双元体系的核心是内亚体系。它的战斗力来源,和宪法结构来源都是来自于中亚的部族武士集团。

对这些定居体制,实行郡县化的统治。按照当地的习惯法,用儒家士大夫来统治它。

内亚那一半毫无疑问是要重要的多

南方的18省其实就是英印帝国的印度部分,是属于被统治,被征服的部分,主要是被征服者,把他们的钱拿出来供养这些部族武士,他容忍南方的郡县制行政制度继续存在,仅仅是因为这是最省事的方法,沿用当地原有组织。

政局的核心,涉及到最关键的问题,继承权和法统的问题,它是依靠部落传统产生出来的

因为蒙古的各个宗王,它就像欧洲的封建领主一样,它们各自都代表了独立的部族势力或者政治势力,不是说我这一支暂时当不上大汗或者皇帝我就完蛋了,就要任人宰割了。

你是个软弱无力的毫无政治价值的东西,当不上皇帝,皇帝随便杀你也没有反抗能力的。但是大汗是不能够随随便便杀掉别的部落酋长的。

宪法就是这样起源的。最初的宪法,无论在哪个地方都跟普通民众没有任何关系的。它都是大贵族和王室之间的角斗,就是因为大贵族和王室之间长期相持不下,他们之间才会慢慢达成像大宪章那样的分权协定,在王室和贵族的权力分割当中,逐渐形成了有效的规范,而最后这个规范渐渐地扩充到没有贵族血统的人身上。

这种早期的贵族相互制衡的情况,在中亚的各部落中是非常常见和正常的情况,但是在中原王朝中已经消失了。如果从规则和组织资源的角度来说,内亚体系才是真正的秩序之源。而中原王朝是一个秩序已经被消耗完的灰烬。

在孔子时代,在西周的时代,它曾经跟蒙古部落或者中亚部落一样,有它自己的贵族制衡体系,所以孔子才会如此的怀念周礼,在他看来周天子是文明的,是仁慈的,不是暴君。

它们之间存在着这样的体系,各部落有其独立性,各部落的贵族不断进行军事创新,通过他们对对中亚海洋的掌握,能够掌握先进的技术

重文輕武是什麼意思?我們不要說這僅僅是個職業分工的問題,因為在殘唐五代,文武之別就是種族之別,這點其實陳寅恪已經說得很清楚了。

排除了中亞的蠻族軍事集團以後,它採取了一種純粹的雇傭兵體制

採取了招市人為兵的做法。市人是什麼,就是沒事乾的流氓無產者,打不上工的流氓無產者。

中亞的武士團體,中亞的軍事技術,尤其重要的是,跟中亞連續不斷的技術輸出之間有不可分割的聯繫。技術輸出不是靜止的,它是在不斷演變和改革當中的

僧格林沁一旦陣亡,就等於說是清政府能夠依靠內亞部族的時代永遠結束了

清朝從憲法意義來講,它就是內亞部落的一個政治代理人。它失去內亞以後,必須反過來從西方輸入技術以後,它本身的存在價值已經沒有多少了。就像唐在安史之亂以後,它的存在價值已經沒有多少了那樣。

近代發生的最大變化是什麼?就是海路超過陸路。
後果是什麼?就是基本上在沿著草原地帶的各個地域文明當中,都發生了秩序的顛倒。

像上海和廣州是英國人的港口一樣,北京和張家口,它是蒙古人的和女真人的港口

波蘭王國,它有北方的但澤港口和南方的利沃夫港口。利沃夫港口是什麼呢?是波蘭通向烏克蘭大草原和中亞的貿易通道。來自中亞的商隊在利沃夫集結,甚至到處都是猶太人和亞美尼亞人的商團。波蘭王國的發展方向如果向著烏克蘭這方面,那麼利沃夫的亞美尼亞人和猶太人對它是極其重要的。

波蘭出口商品要通過但澤運到西歐去,草原對它不太重要了。16世紀以後的發展就是這樣的,烏克蘭荒廢了,變成所謂的只有狼在嚎叫的地方。

蒙古大草原一旦荒廢,通道一旦喪失,蒙古部落就要整體上貧困化。大清為什麼能夠制服蒙古部落呢?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為蒙古已經喪失了控制這條最關鍵線路的能力,主要的線路已經離他們而去了。與此同時,整個西北和華北都傾向於荒殘,變成人口急劇減少的地區;而同時,沿著東南沿海一線,從上海到廣州一線的港口,迅速繁榮起來,人口急劇增加。

這個過程是交織複雜的,並不像我們後來所謂歷史那麼簡單,是西方殖民入侵。

我還可以大膽地說一句,即使西方殖民者根本不來,異國的艦隊出現在廣州海岸也只是時間問題,

即使沒有歐洲人,到了鴉片戰爭差不多的時代,恐怕佔領琉球的日本武士,和佔領馬六甲的伊斯蘭教武士,也會出現在廣州海岸或者差不多的地方

歐洲人東下的主要結果,實際上就是打斷了東南亞的伊斯蘭化的進程,同時切斷了日本武士在戰國末期已經開始的向南洋攻略的過程。他們比這些人都要強大,但是無論如何,明清帝國在這方面,已經不能構成有效的競爭對手了,它們自己退出了這場遊戲。

鴉片戰爭不是只有一場,不是只在近代才開始的,鴉片戰爭實際上是從趙武靈王那個時代,都不斷在發生。只不過在16世紀以前,這個鴉片戰爭發生在草原的邊境上,發生在中亞的陸海之地上面

我們現在的歷史學家承認海上來的西洋勢力是攜帶先進技術來的,但是不大肯承認中亞陸海之地其實也是先進技術的主要產生地。

儒家歷史敘事中之所以會存在很多斷斷續續、難以解釋的東西,關鍵在於他們用一種與意識形態掛鈎的方式,以意識形態為綱的方式,把故事的好壞角色給顛倒了。

只不過安祿山是新來的蠻族,而長安的朝廷是古老的蠻族、已經喪失戰鬥力的蠻族。他們就把古老的已經喪失戰鬥力的這些蠻族當做是自己人來崇拜。

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把这些事情联系起来,重新复原出一个内亚海洋怎样产生的历史。
tang  china  civ  history  middle-asia  qing  mongolia  19C  poland 
september 2018 by aries1988
內亞海洋與帝國秩序(四):羅馬時刻 – Zhongjing Liu | 劉仲敬 – Medium
你能夠征服,然後你的後代才能夠享受征服者留下的紅利,體現為福利形式。

勤奮是被征服者的美德,而勇敢是征服者的美德。

像孫恩(東晉五斗米教領袖,海寇頭領)那些人,或者像張角(東漢太平教教主,黃巾軍領袖)那些人,為什麼他出現在歷史記錄中的時候已經是連州跨省,擁有數十萬人馬,佔據了幾十個州的地方?

廬山會議實際上是他自己性格中小文人一面的體現,這種人比較容易幻想自己已經搞定了局面,他沈迷在自己的幻覺中,然後突然發現外在的形勢跟他的幻想不一樣,然後在這個幻想破滅的一瞬間會突然陷入人格崩潰的狀態,做出很多錯亂的事情來。

《大義覺迷錄》應該也是雍正在被他自己營造的環境所欺騙的一種產物。

日本人的問題是,他做事比較拘謹,也就是在有機會的時候,他沒有充分利用自己的機會,然後等機會喪失了以後他又後悔,來硬搶。這是極大的錯誤。在辛亥革命時,如果他當時就把東北整個吃下去,或者把愛新覺羅皇室遷到瀋陽的話,基本上沒有哪個列強會認真反對它,孫中山也不會反對,恐怕還會高興得不得了呢。

國民黨就是這樣完蛋的,它一定要冒充一個西方國家,也就是說要同時做獅子和蟑螂,於是它的成本太高而收效太低;而共產黨呢,效果雖然還不如他,但他至少把成本給壓到蟑螂的水平了,所以反而勝利了。

我見過很多次,被很多人認為是觀念的東西,到最後真的一查,結果都是跟當時的社會背景有非常密切的關係的。
japan  china  civ  today  idea  nation  qing 
september 2018 by aries1988
被忽视的历史拐点:德国占领“胶州湾”
1888年,威廉二世即位。此时的德国,资本主义发展强劲,成为欧洲新霸主,其影响力超过法国。威廉二世的政策也就由先前的“欧洲强权”转为“世界强权”,不再满足于欧洲霸主地位,期待在世界发挥更大作用。

位于山东半岛东南岸的胶州湾一处。它的缺点是位于大陆上,因此占领之后容易与中国发生纠纷;不过在山东的德国天主教会一定会给予有效的保护和支援。而且还有一个情况是,只有当已有铁路网集中在那里的时候,胶州湾才能在商业上有价值。胶州湾的优点也很明显,德国海军部认为,胶州的海港是宽畅的,且几乎对各个方向都能避风;缺点是其太偏北,冬季不是不冻港。德国外交部及前驻中国公使巴兰德、现任公使绅珂都认为胶州湾是值得推荐的一个地点,且获取交涉也比较容易,因为只需与中国政府打交道。

向中国驻俄公使许景澄作同样表示,并且要向中国公使特别强调:“即从中国的观点上看来,一个强大的德国舰队在中国领海内将是何等有益;因为它将对其他国家的势力造成一个均势,因而对维持东亚平衡颇有贡献。”

对许景澄的回答,马沙尔解释道:“英有香港,法有东京,德无之。且俄舰已有海口度冬矣。”

许景澄继续解释:“俄系暂泊在水,不再陆。借地则失自主权。”

金楷理坦率表示,他以“德人资格”对拉度林所说的这些话,“完全与他中国官员的职务相符合”,这样的占领不仅于德国有利,“而且对中国本身也有利,因为中国所遇到其他列强的贪得无厌将因德国海军力量的存在,远东均势的维持而得到保障。”为求做到这点,故必须有一个船只能自由停泊和自由行动的海港,而且德国商业能从这个海港得到保护。金楷理对拉度林表示,他今天所说的这些意思,中国公使许景澄完全明白,但是许景澄“没有勇气照这个意思在北京方面去做”。
qing  diplomacy  disaster  deutschland  history  1890s  shandong 
september 2018 by aries1988
访谈|彭慕然:中国为什么这么大?

《东方历史评论》:在您的著作中,我注意到您很强调两个因素,一个是环境因素,另一个是制度因素,您怎样看待环境与制度之间的关系呢?对于以道格拉斯·诺斯为代表的制度经济学派的观点(当然也包括赵鼎新教授对您的批判)您怎么看呢?

彭慕然:诺斯提出的“制度经济学”概念非常的重要,但是它过于狭隘,甚至于有些过于僵化。我认为,这种僵化(包括你提及过的赵的观点)在于毫无道理地认为,在各种情况下,相同类型的制度都是最理想的。从可以在现实世界抽象出理论模型的经济学角度看 ,你当然可以认为,一系列的制度运作可以应对各种情况,但是现实情况并不是这样。《大分流》尤其想要说明的是,在一定情况下,一系列的制度运作可以发挥作用,但是在其他情况下,这样的制度则不行。

中国在长期的统治中意识到,要比较充分地维持北方边境的成本非常高,仅凭华北的财力物力,根本无力承担。维持边境所需的军队规模、首都的规模都远远超出了华北所能产出的农业剩余(agricultural surplus)

如果你在18世纪初或18世纪50年代问那些汉人士大夫,新疆、蒙古、东北甚至像云南的部分山区,都能说是你所处世界的一部分吗?他们会说:当然不是

我认为新清史的缺点在于,他们能够解释为何清朝可以在1683年至1759年将版图扩大了两倍,但却无法解释那些区域在清朝走向衰落以后,为何依然是中国的一部分。要理解这个问题,你需要了解汉人精英阶层为何会认为,那些地方是国家的一部分。这种观点并不是自然而然就出现的。
qing  book  nation  mentality  china  comparison  economy  england  debate  research  theory 
september 2018 by aries1988
赵鼎新:加州学派与工业资本主义的兴起
笔者强调的是经济行动者的特性,以及与军事和经济竞争相关联的机制的重要性;笔者同时强调以私利为导向的工具理性成为可被正面价值观是工业资本主义兴起中的一个关键。

反事实思维在历史分析中按说是破坏目的论思想的利器,但实际上,它更多地被用来制造另一种奇思幻想的目的论,在其中,某一因素被无限地从历史情境中抽离、拔高,成为历史进程的主要推动力。

儒家学者则更多地将儒家思想视为道德体系而非超验真理。当李贽表达他的非正统的观点时,它引起的是李贽和与他交好的耿定理的哥哥耿定向之间带有私人性质的争论。主流儒生更感兴趣的是掌握理学经义以通过科举考试,而不是这种辩论。明朝中央政府甚至没有插手其间。

中国的城市仍有不同于欧洲城市的几个关键方面。最明显的是,中国的城市从来没有拥有过自治的政治和法律地位,并且它们也没有像中世纪一些获得特许状的城镇或自由城镇那样拥有属于自己的军队。因此,研究中国城市的学者都承认政治和行政命令对中国城市的命运有着决定性的影响。

面对国家的政治主宰和理学思想的统治地位,明清商人非常热衷于让他们的孩子接受儒家教育,取得科举功名并致仕。他们与地方官员建立密切的关系,并且与仕宦家族联姻。他们为政府征收税款,并且介入乡镇治理活动。他参与地方慈善活动,仿效士人的生活方式,旨在获取尊重与信任,并使得商业活动能更顺利开展。然而,这些经济行动者无法构建诸如自由主义或“看不见的手”这样的非正统的价值观来为他们的经营性行为正名,而且他们必须严格隶从官府。这些都显示了中国经济行动者的弱势,更进一步表明在西方到来之前工业资本主义很难在中国自发地崛起。

由于商业发展和繁荣,中国的富庶地区有着较高的生活水准,然而,明清时候的中国,技术创新并没有鼓励性的回报,理论/形式理性极不发达;最重要的是,新儒家意识形态没有面临重大的挑战,而商人无法利用他们的财富来获取政治、军事和意识形态方面的权力从而抗衡国家的权力。与欧洲情况不同的是,晚期中华帝国维持灿烂的商业的原因不是新儒家世界的衰弱和资产阶级力量的崛起,而是帝国庞大的领土和人口所带来的巨大市场和王朝中期特有的长期政治稳定。当欧洲人在19 世纪持着现代武器抵达中国时,中国并没有走向工业革命而是走向王朝的衰落。中国并非自发地迈入现代化,而是被西方和日本帝国主义拖入到工业化和现代化的历史进程当中。
debate  china  qing  ming  capitalism  modernity  society  state  question  europe  confucianism  to:pdf 
july 2018 by aries1988
【纪念】那个写《叫魂》的孔飞力,离开我们已经两年了

陈达凯又盯在我背后,只要通信或见面,一定问《叫魂》翻译得怎么样了?反而是孔飞力先生,老神在在,从来不问翻译进度的事。
book  american  china  qing  society  historian 
february 2018 by aries1988
於淵:走不出的「邊疆中國」|讀書時間|深度|端傳媒 Initium Media

孙中山在辛亥革命后所提出的五族共和,

章炳麟则更加极端,他不赞同继承异族王朝的疆域,而要恢复到汉、明时期的疆域,那才是汉族正统。于是在章炳麟眼中,在清朝与中国形同异国的缅、朝、越,变成中华民国必当恢复的领土;而在清代内附且至清末已明白划在中国近代国际疆界之内的蒙、回、藏部,反而成了可以任其去来的荒服。

首先,中国国内民族的数量远远多于五族;其次,五族共和是汉、满精英的妥协,并不是五族之间达成的。五族共和最直接的目的是将清帝国五域维系在民国之内,而中国实际上却进入了以分离为开端的大分裂时期──外蒙直接独立,最终成为无可挽回的结局。
qing  china  state  nation  challenge  history  today  ethnic  book  chinese 
january 2018 by aries1988
刘仲敬:大清是如何输给日本的
从宏观角度来看,我们可以说当时世界存在的不只一种世界体系,欧洲的世界体系在签订了威斯特伐利亚条约,解构了教皇和皇帝在基督教世界最高权力以后,渐渐的创造了民族国家实体概念,由民族国家实体比较平稳地组成一个没有确定权威的国际关系网络,取代了教皇和皇帝领导的基督教文明共同体这个有最高权力体系的概念。然后这个体系随着时间推移,逐渐扩散到全世界。

与此同时,中国或者说是大清承袭了中国自古以来的天下国家或者说宇宙国家的体系,同时又加上了满蒙部族联盟这个统治核心的特点。天下国家的根本特点是它没有确定的行为主体,也没有确定的边界和主权的。

首善之区就是京师,离皇恩最近,所以它的道德水平是最高的,甚至皇帝作为天下的领袖,他的道德是最高的,他主要凭他的道德感召力量而不是凭他的赤裸裸的武力来迫使各地屈服。内环到外环的道德程度和管控能力都要相应的削弱,最后的“化外之地”蛮夷肯定是像没有长大的小孩一样,是完全不听话、捣乱的。

如果你承认英国跟清国是平行的国家,那么你肯定是大逆不道的,因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英国这些人虽然是不懂中文而且是蛮夷,毫无疑问也是皇上的臣民,你说它是跟皇上独立的国家,那你就是大逆不道。割地赔款反倒不是,因为割地赔款是一种犒赏性的行动,是教育小孩子懂得教化的一种贿赂性的做法,而且在天下国家体系当中没有入侵这件事情,因为没有在皇权之外存在着同等的权力,只有叛乱这回事,

所以撤换林则徐非但不是丧权辱国的行动,反而是皇帝遵守儒家教化和宪法原则的结果,因为英国人上X访是到皇帝面前鸣冤告状,因为林总督没有公正的对待他们,所以皇上在弄清是非曲直之前,一定要各打五十大板,首先要把主管官员撤掉,就好像说是某个地方有访X民到中央告状,中央处理问题一定是要回避,处理这个问题的官员先让他停职审X查,要不然有他在那里从中作梗的话,访X民绝对不可能得到公正待遇。道光皇帝当时就是这样的思维。

清廷人有双面性,他在面对内地的时候仍然要坚持他的德教原则和文治的原则,也就是说不能使用武力,或者说是不能过度的使用武力,只能维持一个极小规模的政府和军X队

一个共X产X党的政X权,你应该是不承认民主国家的原则,就像苏联一样,它和整个无产阶级世界处在战争状态,只有在共X产主义实现以后才能够按照共X产主义兄弟原则处理内部关系,对外的关系应该是一种永恒的无限制的战争,像列宁说的那样,是根本不受任何法律和规则约束的战争。事实上这个做不到。你要和占据绝对优势的西方国家打交道的话,你想完全拒绝接受西方的游戏规则和国际惯例的话,你将会陷入极其被动甚至有亡国之祸的情况下,所以你必须部分接受。

英国人要代表西方教会清国怎样在西方的游戏规则中作为一个普通国家生存而玩这种游戏

内地的保守派包括满族亲贵来允许它进行有限改革,因此它加入国际体系是半心半意的,这个强大的集团是隐性的,没有出现李鸿章这样杰出的首领,实际上他们的权X势要比李鸿章这方面要强大得多。而英国这一方面过高的估计了李鸿章这一系在清廷内部体制内的影响力,觉得他们的课业是很快就会成功的,因此在外交上往往是比较袒护清政府的。

清廷内部有强烈的声音说疏远的外藩我们本来就不在乎,但朝鲜不是,朝鲜是关系密切的内藩,我们如果再也维护不了大清的权威的话,那实在是说不过去

凡尔登大战死了几十万人,但是意义还没有攻占冬宫来得重要,攻占冬宫那次战役中间,其实列宁和克伦斯基双方的损失都是非常少的,但是严重的影响了历史路径

甲午战争这件事情,它的意义不在于它当时死了几个人,也不在于当时赔了点钱,其实从长期来看,这点钱其实也是无所谓的,关键在于它把日本推上了它渴望已久的地位,而清政府方面却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丧失了什么东西,它丧失的是机会。如果你丧失的是具体的钱和人,你知道你死了多少人,亏了多少钱,但是你丧失了机会的时候,如果你知识结构不完整的话,很可能你意识不到。而对于人或者对于国家来说,无形的机会才是最宝贵的,你丧失机会造成的损失远比你丧失钱或者丧失具体物品来得重要。

这条没有出路的道路从根本上讲就是清室无法割舍他自身维持的那个国际体系的结果,这一点不单单是清室自己的昏聩,应该说维持这种体系,在清廷内部应该是一个占据主流地位的舆论,清政府如果根据李鸿章的思路进行改革的话,反倒是非常不得人心、不得军心的。
japan  china  history  war  qing  19C  theory  civ  politics  state  comparison 
december 2017 by aries1988

Copy this bookmark:





to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