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popularlog in

aries1988 : xinjiang   26

Good and Bad Muslims in Xinjiang - Made in China Journal

if China was pursuing an anti-Muslim policy, then wouldn’t we expect it to also sweep up the Sinophone Hui Muslims in Xinjiang? Uyghurs seem to be ending up in internment camps not because they are Muslims, but because they are Uyghurs.

Muslims who conform to the stereotype of the brown-skinned Muslim. Simply put, they will not be racialised as Muslim. Similarly, we might posit that in Xinjiang the Uyghurs have become racially Muslim in ways that the Sinophone Hui have not. Their Central Asian features increasingly signify the category ‘Muslim’, that is to say, more so than they do the category ‘Uyghur’, a classification which is losing its salience at administrative levels as the promises of China’s minzu (民族) system—the national (or ethnic) rights enshrined in the constitution—fall by the wayside.

even in times of conflict, it was rare for officials to attribute anti-state or anti-Han violence to any inherent flaw in the Islamic faith. While often disparaging of non-Chinese religions, China’s intellectual tradition had no ‘Orientalist’ discourse comparable to that of the West, which furnished explanations of Muslim anti-colonial violence in terms of a congenital ‘fanaticism’.

Just as Sufism did not necessarily cultivate a pluralistic pacifism, nor was the call to return to Islam’s founding texts—the Qurʾan and the Hadith—invariably accompanied by a rigid anti-Chinese militancy.
islam  xinjiang  china  2019  policy  world  terrorism  religion  critic  comparison  han 
9 weeks ago by aries1988
“七五”事件十周年:为何“发展”与“开明”没能解决新疆问题?|深度|端传媒 Initium Media
从2000年到2010年,维吾尔族农业人口的比例从80.35%上升到了82.74%。与此同时,其产业工人所占的人口比例却从1990年的6.15%一路下降到2010年的4.55%。从1990年代后期到2010年,中国整体上正在经历迅速而普遍的工业化、城市化浪潮,维吾尔的这种逆向变化趋势显得极其不同寻常。联系到南疆地区较高的生育率,以及很难大幅提升的可耕种土地和水资源,农业人口比例的增加意味着同样的土地承载人口增加,而其中大量的年轻人很可能处于隐形失业的状态。

当人们还沉浸在新疆前现代的“自然”生活绿色、无污染,多产长寿老人的神话时,冷冰冰的人口普查数字显示,在2000年,新疆汉族的婴儿死亡率是千分之13.1,而维吾尔婴儿死亡率则高达千分之101.7;同时,新疆汉族的人均预期寿命为73.34岁,维吾尔人则只有63岁,足足少了10年之多。

肩负众望,新官上任不到一个月,就力主新疆的互联网服务全面恢复,甚至在两会时对记者表示,“关闭网络”等被动维稳手段“恐怕不是根本”;他开通了微博,“七五”周年时去夜市喝啤酒、吃烤肉;在斋月结束时,张书记戴着维吾尔花帽与宗教界人士共进开斋饭、致辞祝穆斯林开斋节快乐,他同时表示,“伊斯兰教是倡导和平、团结的宗教”,之后还引用了一段古兰经经文——这种开放、开明的姿态不仅在先前时代闻所未闻,恐怕今后可预见的时间内也不会发生。

张春贤时代从2000年到2010年,维吾尔族农业人口的比例从80.35%上升到了82.74%。与此同时,其产业工人所占的人口比例却从1990年的6.15%一路下降到2010年的4.55%。从1990年代后期到2010年,中国整体上正在经历迅速而普遍的工业化、城市化浪潮,维吾尔的这种逆向变化趋势显得极其不同寻常。联系到南疆地区较高的生育率,以及很难大幅提升的可耕种土地和水资源,农业人口比例的增加意味着同样的土地承载人口增加,而其中大量的年轻人很可能处于隐形失业的状态。

当人们还沉浸在新疆前现代的“自然”生活绿色、无污染,多产长寿老人的神话时,冷冰冰的人口普查数字显示,在2000年,新疆汉族的婴儿死亡率是千分之13.1,而维吾尔婴儿死亡率则高达千分之101.7;同时,新疆汉族的人均预期寿命为73.34岁,维吾尔人则只有63岁,足足少了10年之多。

张春贤时代
肩负众望,新官上任不到一个月,就力主新疆的互联网服务全面恢复,甚至在两会时对记者表示,“关闭网络”等被动维稳手段“恐怕不是根本”;他开通了微博,“七五”周年时去夜市喝啤酒、吃烤肉;在斋月结束时,张书记戴着维吾尔花帽与宗教界人士共进开斋饭、致辞祝穆斯林开斋节快乐,他同时表示,“伊斯兰教是倡导和平、团结的宗教”,之后还引用了一段古兰经经文——这种开放、开明的姿态不仅在先前时代闻所未闻,恐怕今后可预见的时间内也不会发生。

维吾尔社会整体的发展溃败、“七五”之后的政治高压、以及人们对“老教”的失望情绪,都导致了“新教”的迅速崛起。“新教”倡导一种类似清教徒式的俭朴生活,反对复杂仪式和铺张浪费,这让很多穷苦的维吾尔农民有自然的吸引力。

张春贤在两会期间谈到这起暴恐事件时,哽咽说道,“我曾一个人在房子里,静静考虑这件事,究竟为什么这些人会丧尽天良?”

此时,不论官方还是民间,人们对张春贤“维新”的耐心已经到了耗尽的边缘,“柔性治疆”的思路开始受到了广泛质疑。在张离任后,有汉人朋友与笔者聊天时对张表示极其不满,“出了暴恐的事居然还哭!哭有个屁用,软蛋!”

如果张春贤能够得到更坚定的支持,能够将“用民生求稳定”的策略坚持推广,在长期来看结果如何,也未可知。毕竟,2010到2015年间,新疆交出了GDP年均增长11.1%的亮眼经济成绩单。但历史不容假设,2016年8月,新的党委书记陈全国从西藏来到新疆,铁腕手段和“学习班”政策很快蜚声天下,“柔性治疆”思路黯然离场。
xinjiang  2009  2014  policy  ethnic  muslim  analysis  numbers 
9 weeks ago by aries1988
新疆的“再教育”:从“多元帝国”到“民族同化”|广场|端传媒 Initium Media
这些估测都不包括一般监狱中监押人数近期的剧增:据中国政府官方数据显示,2016至2017年间新疆的刑事拘捕人数增加了20万人,占全国2017年总拘捕人数的21%。要注意,新疆总人口数当时才占全国总人数的1.5%左右。人们相信,截至目前中国政府已经拘禁了新疆成年穆斯林人口的10%以上。

“如果我们不根除宗教极端主义,那么暴力恐怖袭击事件就会像无法治愈的恶性肿瘤一样蔓延开来。”
“虽然一些被灌输极端主义意识形态的人还没有犯下任何罪行,但他们已经感染了这种疾病。这种疾病随时都有可能表现出来,一旦症状暴发将会对公众造成严重伤害。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必须要及时被送入再教育营进行治疗,要将极端思想病毒从他们大脑中清除出去,恢复他们的正常思维。我们必须澄清的是,被送入再教育营接受治疗并不算强行逮捕,也不能被认为是将个人锁起来进行惩罚的一种方式。这是一项拯救他们的全面的,综合的,详尽的救援任务的一部分。”

到底该怎么治理新疆?是采用清朝式的帝国民族多元主义,还是以汉族为中心的民族同化主义。

当汉族占绝大多数的共产党重新占领在中亚的前清朝帝国领土时,它也面临了与以俄罗斯人为中心的苏联共产党同样的问题:如何治理一个帝国而又看起来不像个殖民者?中国政府大致效仿了苏联的例子,即官方认可了55个非汉族群体为少数民族,赋予其特殊权利并载入中国宪法。一些名义上自治的行政区域重新以民族名称命名:如像新疆和西藏等省级地区被改名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西藏自治区。

尽管所有维吾尔人的群体抵抗事件都会被中国官方声明和央视媒体贴上 “恐怖主义” 和 “分裂主义” 标签,但西方观察者对过去十年中发生的大多数暴力事件的解读更多是 “骚乱” 或 “抵抗” 而非“恐怖主义”——比如说街头示威或袭击当地政府办公室或农民持刀具、农具来袭击警察等行为。

新疆当局如今定义为“极端主义”表现的事物或行为有:面纱,头巾,“不正常胡须”,罩袍或类似罩袍的服饰,斋月禁食,问候时说assalam alaykum(阿拉伯语中的‘愿平和安宁与你同在’ ),避开酒精,不吸烟,给新生儿取有“伊斯兰”意味的名字,如穆罕默德或法蒂玛,星星和新月的符号,宗教教育,出入清真寺,举办过于简单的婚礼,举办有宗教意味的婚礼,举办没有音乐的婚礼,埋葬前清洗尸体,埋葬尸体(而非火化),参观苏菲圣陵 ,苏菲宗教舞蹈,双脚分开祷告,有国外游学或旅行经历,对国外游学或旅历感兴趣,与身居国外的朋友或亲戚有联系,家中有禁书或手机中有不该有的内容,不收听国家电台或不收看央视等。

像这样用训练不足的警务人员来强行关押多达一百万人以强制进行灌输的操作是非常危险的。即使假设新疆再教育古拉格能避免其他地方与种族清洗相伴的大规模虐待,强奸和杀戮,即使假设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人民能忍受再教育营造成的心理创伤,再教育营的存在还是一个悲剧,意味着中国政府已经摒弃了中国传统,并开始采纳西方的民族主义意识形态来治理其多民族社会。这是多么地不符合那个中国共产党憧憬塑造的全球化时代。尤其是想到中共曾经还创制了自治区,经济特区,以及“一国两制”的概念。

中国政府曾经颇具创造性地试验过重新分配政治和经济主权的模式,以解决之前清朝遗留下来的边疆问题(新疆,西藏,香港,台湾)。中国为此所实施的政策理念多来源于前清朝的实践(即帝国多元化,边境贸易飞地,免税区,条约口岸)。
xinjiang  opinion  ethnic  policy  history  origin  terrorism 
9 weeks ago by aries1988
They Come For Us At Night: China's Vanishing Muslims (Full Report)
They Come For Us At Night: China's Vanishing Muslims (Full Report) 112,756 views VICE News 4,445,393 subscribers Published on Jun 29, 2019 China’s Uighur…
xinjiang  2019  reportage 
11 weeks ago by aries1988
孔令伟评《丝绸之路与唐帝国》︱“中央欧亚”的流动_上海书评_澎湃新闻

过去研究安史之乱的学者,多半从中国史内部的视野,认为安史之乱起源于安禄山与李林甫的政治斗争。然而从中央欧亚大陆长时段的历史发展看来,安史之乱可以被视为征服王朝的先驱,亦即中央欧亚大陆骑马民族通过结合游牧社会军事力与丝路贸易经济力二者,试图将南方的中原纳入势力范围的一种趋势。然而根据森安本人所划分的历史分期,这个趋势一直要到十世纪北方游牧文化与南方农业社会进一步深入融合并形成一系列稳定的行政、商业、情报制度,方才臻于完备。而八世纪所崛起的安史势力,仍不具备这些军事以外的统治条件,因此森安称之为过早的征服王朝(310页)。换句话说,就中央欧亚史的脉络而言,安史之乱虽然仍不具备作为征服王朝的成熟条件,却深刻体现了辽、金、元、清等征服王朝的发展轨迹。

森安指出回鹘在与吐蕃的边界战争中占得上风,加上唐朝与吐蕃讲和,最终形成了九世纪二十年代唐朝、回鹘、吐蕃三国会盟的鼎立局面,这个局面维持约二十年余年,直到九世纪四十年代回鹘与吐蕃帝国崩溃。而北庭争夺战的历史意义,在于阻挡了吐蕃帝国的北进,确立了突厥语系的回鹘人在今日中亚的地位,这个影响直至今日(355页)

原本活跃于丝绸之路的粟特人,则由于八世纪中叶以后阿拔斯王朝等伊斯兰政权进入中亚后,逐步伊斯兰化而其原有的语言与宗教传统相对受到限缩。但这并不意味着粟特文化的遗产完全消失,大约在十世纪后期至十四世纪前期,粟特文化的影响仍体现在中央欧亚的佛教壁画及个别语言词汇中。此外粟特语也被以语言岛的形式,被保存在今日塔吉克斯坦境内的雅格诺比语(Yaghnobi)社群中。而根据粟特字母所创制的回鹘文字,也先后在十三世纪与十六世纪末成为蒙古文以及满文的构成基础,从而为后世中央欧亚大陆的历史发展留下深刻的遗产(356-357页)。
tang  history  xinjiang  middle-asia  religion  book  japanese 
january 2019 by aries1988
Opinion | What It’s Like to Live in a Surveillance State
China is deploying high-tech totalitarianism to repress Uighurs in Xinjiang.
xinjiang  china  2018 
february 2018 by aries1988
大象公会讲座文字稿
丝绸之路在经历了敦煌、吐鲁番文献发现之后,就有一个像唐代的转向,大家都更关注唐代的时候,《大唐西域记》里面记载的,当时丝绸之路的情况,以及当时丝绸之路上生活的各种各样的人。

当年亚历山大东征在中亚,娶了一个大夏(????)——就是今天阿富汗北部一个小王国的一个公主,就叫roshanna, 这个人的名字现在也进入英语了,你看有些美国人或者伊朗人就会叫Roshanna, 她们其实就是安禄山的阴性形式。所以安禄山在现在还有一些表亲。

这是两轮马车,这是马,商代的马人很多中国人不愿承认它是从西方传来的,好像有民族自豪感的问题,其实没有别的解释,因为它一出现就非常成熟了。

所以我们看到文字一步一步从黎巴嫩一直到了中国的满洲,就是东北,这也是非常生动的丝绸之路上技术交流的一个证据,例子。

刚才的例子大家都耳熟能详,可能有些例子大家没有想到,这个是印度字母,印度字母的排列非常符合语音规则的,非常规则按照发音位置和发音方式来排列的。这种排列方式其实启发了藏语,大家都知道藏族文字是从印度文字来的,但日文实际上也是按照梵文字母的排列方式,受它启发,创制出了五十音图,五十音图字母的形状有可能来自汉字的草书,但字母排列的方式,这个想法是按照发音规律排列的想法是来自梵文,(a,i,u,e, o, ka, ki, ku, ke, ko),不像abcd它是完全没有规律的。

犍陀罗艺术也传到了中国,像龙门石窟,在犍陀罗这些工匠后来来到了新疆,到了新疆又被抓到凉州,就是今天的甘肃武威,又从甘肃武威被抓到山西大同去,建了云冈石窟,你看它的衣服就有点像希腊人那种,贴在身上的那种衣服,所以希腊的影响我们在中国也能看到。中国还有(希腊神话)大力士赫拉克勒斯的雕像。

这个是青花瓷,这个大家都知道是蒙元时期,受西方影响,远销土耳其。

前几年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的帕慕克写的《我的名字叫红》,那个就讲的在土耳其奥斯曼帝国的宫廷细密画画家,他们的传统就是从中国传来的细密画的方法受到了欧洲画派的冲击,然后新老画派间的一些谋杀啊,一些非常紧张的情景。这个也和丝绸之路上的交流有关系。
xinjiang  west  trade  archaeology  culture  history  presentation  podcast 
january 2018 by aries1988
Twelve Days in Xinjiang: How China’s Surveillance State Overwhelms Daily Life
Pedestrians pass a “convenience police station” in the Erdaoqiao neighborhood of Urumqi. URUMQI, China—This city on China’s Central Asia frontier may be one of…
xinjiang  reportage  2017  police 
december 2017 by aries1988
敦煌往昔 - 经济观察网 - 专业财经新闻网站

中国文明是在黄河文明与中亚文明激荡之下的产物,农耕文明与草原文明的互动构成文明盛衰秘线,草原的作用不容忽视。以契丹人建立的辽朝为例,不谈其政治文明建制的成就,单单就其存在的时间看,其历史跨度仅次于汉唐。南宋往往被视为中国正统,事实上若论版图,辽国金国更应被视为代表。《敦煌》中有一句话,世上一切皆因缘。当太多的变动,太多的离别,太多的伤害,我们不能接受之时,就将其看做一种业,一种承受。我们的祖先和族人,最大的成就之一是活下去,他们的血液,仍旧在我们的身体里游走。
book  literature  history  china  xinjiang  tang  buddhism 
april 2017 by aries1988
Après les attentats, la solidarité de la Chine n'est pas sans arrière-pensées
Pékin proclame sa solidarité avec la France. Mais demande le même soutien international à sa propre "lutte contre le terrorisme", l’&eacu...
policy  region  xinjiang  journalist  china  français  terrorism 
december 2015 by aries1988
地缘与文明:建立中国对中亚常识性认知
在中国主流知识界存在一个知识上的盲区,那就是希腊以东、新疆以西这块大区域,即中东与中亚。这种无知状态既是历史、语言、文化、地缘等方面的无知识,更重要的是也将那里变成了东方学意义上的异域情调,对主流知识界而言,那里不仅是地理上的边疆,而且也是心理-文化上的边疆与边缘地带。人们一方面在膜拜着欧西,一方面又没有突破那个知识盲区的动力和主观意愿,在这种状态下,就难以生产出关于这个地区的有效知识,更谈不上建立关于中亚的常识性认知结构。在陌生与隔膜成为常态的情况下,最终的结果就是一个民族的思想落后于现实,陌生导致无知,无知又将导致盲动。

明代虽以种族之别立国,强调华夏与夷狄之分,但其建国有赖于回民者甚多,开国大将即有很多回民,故在有明一代,伊斯兰教颇受礼敬。

伊斯兰教在中亚的成功,部分地可以通过大规模地使用骆驼来解释,也就是说,在西域,伊斯兰的骆驼战胜了甘肃马车,对此,后来的左宗棠有深刻认识。

汉-唐儒家文化乃是一种世俗的、依托于特定农耕-定居社会的人-地关系的文明形态。儒家文明的天下观与大同主张,体现出其普遍性;但是由于它对具体的地理空间的依附儒家天下观只有在中原汉地才可展开其所必须的物理空间的想象,脱开这里则难以落实其学理上的普遍性在现实政治中又是欠普遍的,具有特殊性。

三大启示宗教(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从根源上说都产生于中东沙漠的游牧民之中。沙漠与草原的环境有很大的相似性,即头顶是天,四周是开阔空旷的贫瘠土地,几无屏障,在寂静孤独的时候,容易产生聆听神音以及与神沟通的想法。

一神信仰的伊斯兰文明从根本上说是普世主义的,它没有种族、肤色的偏见,尽管伊斯兰帝国也曾贩卖奴隶,但只要奴隶皈依伊斯兰教,就成了教胞兄弟,再也不能被当作奴隶看待,这对很多作为军奴参加了阿拉伯军队的突厥人来说尤其具有吸引力。

伊斯兰教对待有经人(即拥有圣经的犹太教徒和基督教徒)是宽容其宗教社区的存在,条件是缴纳一定数额的税,而对佛教则视之为偶像崇拜,必欲彻底铲除之。所以,伊斯兰教在西域之取代佛教,不能单凭历史的结果就说伊斯兰教比佛教更具有吸引力。同样都是游牧民族,西边的蒙古人接受了伊斯兰教,而北边的就接受了喇嘛教。
explained  xinjiang  history  religion 
september 2015 by aries1988
39 Hours Inside The Biggest Human Migration On Earth
Looking across this sea of anxious faces, it’s easy to forget this is a holiday. Knotted brows frame weary eyes in a crowd as deep as a football field, all of them waiting to catch a train out of Beijing.

The mass exodus from China’s cities is the roaring crescendo leading up to Chinese New Year, or Spring Festival as it’s known in the country. On paper the holiday can be equated to Thanksgiving, Christmas and New Year’s rolled into one, but on the ground the holiday unfolds on an entirely different scale.

Even in the dead of night, fluorescent lights in the hard seat compartment never shut off. It’s a policy with a purpose — total darkness in a packed car would be an invitation to mayhem — but the unceasing illumination presents passengers waking at 4 a.m. with a Pompeii-esque tableau: hundreds of men, women and children slumped unconscious across the booths, sinks and stairwells.
gaijin  chinese  holiday  family  train  photo  xinjiang  reportage  story 
february 2015 by aries1988
In China, a Drought Tests Nomadic Herders’ Culture of Survival
A tradition of herding has continued for centuries in western China, despite official efforts to force nomads to settle in villages. But a recent drought has put that lifestyle to the test.

He lives with his family in one of a half-dozen white yurts by a road leading to the Koktokay nature park, a Yosemite-like valley with towering granite peaks through which the Irtysh River flows to the Arctic Ocean. In the park, nomads were coming down from the summer pastures each day with camel caravans.
xinjiang  story  today  life 
january 2015 by aries1988
The Strangers
He became trusted enough that “people were always showing me maps of East Turkestan and saying ‘Look, this is our country.’”
Western or Russian documents, Li’s friends were re-asserting their national identity even as they invited him into their circle.

As they watched, people began overturning cars, and they decided to split up and head home rather than risk serious trouble.
He could hear shouts from below, chants of “Kill the Han, smash the Hui [another Islamic minority], drive the Mongols out.”

Fear pervaded Urumqi; a week after the riots, stories started to spread that Uighur, or Han, depending on which side you talked to, were injecting AIDS-infected blood into random strangers in crowds.
reportage  xinjiang  journalist  religion  conflict  china 
march 2014 by aries1988
The Longest Way:一位德国“五道口通”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翟华博客-我的搜狐
话说2007年慕尼黑大学汉学系到北影的留学生雷克(Christoph Rehage)26岁生日那天,他送了自己一份疯狂的礼物:徒步由北京走回老家慕尼黑去。11月9日出发,背着沉重的行囊、帐篷睡袋、2台相机、卫星导航和笔记本电脑,雷克踏上了遥远的旅程,前后总共花了369天步行4646公里,从北京往南到西安,经过兰州、嘉峪关、敦煌、哈密走到乌鲁木齐,并且每天在自己的网站上记录沿途的有趣见闻。旅程中,他不断以自拍的形式记录下点点滴滴,将所有的照片以停格摄影的方式串接成一部短片The Longest Way(最遥远的路),获得班夫山地电影节最佳短片奖。
german  interview  xinjiang  china 
june 2012 by aries1988

Copy this bookmark:





to read